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7000亿高铁投资蛋糕 外资垄断轴承装备

    2011-01-07 11:53    来源:未知 http://kuaixunshe.com

“时速超过160公里的动车组所用轴承,目前我国还需100%进口。但按照我们的研发速度,如果一切顺利,未来两三年内,中国国产高铁轴承也能真正实现配套。”

1月6日,中国轴承工业协会秘书长王全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期间,国内轴承行业的关键词将围绕自主创新,攻关核心技术,以实现产业升级,替代进口。

两天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表示,今年全国铁路安排基本建设投资7000亿元人民币,安排新开工项目70个,我国高速铁路运营总里程将突破1.3万公里,并确定京沪高铁将于6月中旬开通运营。

高铁投资的可持续性得到保障,各个相关行业分一杯羹的热情也继续高涨。

但在作为高铁基础零部件的高速列车轴承领域,瑞典SKF、德国FAG、日本NTN等国际巨头正牢牢占据着中国市场。尽快解决高速轴承研发与应用的问题,将这块“小而重要”的短板补上,已成为中国轴承行业的重大任务,无论是为了技术升级,还是为了分享高铁蛋糕。

短板:高端不足

相比于我国已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高速动车组技术的现实,配套轴承的国产化应用仍是空白,这于正力求高端的装备制造业是一处短板。

2010年10月26日,中国高铁建设上里程碑式的沪杭高铁正式开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和谐号”CRH308A新一代高速列车动车组最高时速达416.6公里,创下世界运营铁路运行试验最高速度。

但这一“陆上航班”所用轴承我国均无法生产。王全清告诉记者,时速超过160公里以上的动车组,配套高铁轴承全部采用进口轴承,实现国产替代势必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仅是高铁,风电、机床主轴配套轴承等高端轴承一直是中国轴承业的软肋,也主要依靠进口。

2009年,我国轴承行业产量达100亿套,总产值已达到900亿元,位居世界第三。规模以上企业1750家,其中年销售额30亿元以上5家,但进出口逆差超过8亿美元。

王全清向记者表示,这一情况在2010年有所好转。“2010年全行业销售额大概增长30%,产量增长13%,已经超过金融危机前水平”,“全年出口增长了50%,进口逆差缩小到5亿至6亿美元之间,但进口轴承构成仍向高端发展。”

“这一领域的核心技术全在国外,我们行业内联手共性技术攻关、关键技术公关,已经经过了两个五年计划。”他说,“国务院提出的16个重大技术装备关键领域,15个都与轴承相关,这是关键点。”

在此前工信部发布实施的“机械基础零部件产业振兴实施方案”中,轴承也位列基础零部件的第一位,七个项目的轴承产品被纳入2011年—2013年的实施方案之中。

盛宴:外资天下

在整个高速铁路总投资中,高铁配套轴承的容量并不算太大,专家估计市场超过20亿元。但中国国内产品的空白,已经足以为外资巨头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近80%的轴承是由8家跨国公司生产的,分布于美国、日本、欧洲,而中国注册轴承企业约6000家,排名前十位的轴承企业销售额合计仅占全行业近40%的份额,行业集中度较低。

2009年2月6日,日本NSK公司与中国南车集团合作,成功签下武广高铁30个编组的轴箱轴承订单。

2010年3月,瑞典SKF宣布与中国铁道部在原来4年合约的基础上再续约4年。

2010年10月,日本NTN在中国境内最大的生产基地落户南京,一期投资1亿美元,建设用于高速铁路、地铁及风力发电所用轴承的生产基地。

“轴承在整个车的配置中虽然只占很小一块,但高铁这样的产品项目不容任何闪失。轴承最主要的在于可靠性,安全是第一的。”1月6日,SKF中国铁路业务部副总经理黄志告诉本报记者。

他同时也坦言,中国高铁轴承市场因国有产品不足,而给外资厂商留下了较大空间,“足以持续到2020年”。

根据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到2020年,我国高速铁路里程将达1.8万公里,这一数字,是目前德国、日本、法国三个国家高速铁路里程总和(6000公里)的三倍。到2012年,我国高速铁路总里程将达1.3万公里,对动车组将形成800列的新增需求。

追赶:自主攻关

“从国家有关部门的角度考虑,高铁轴承的进口想法还是很强烈。但对于国内行业来说,总是要千方百计自主创新。”王全清向记者表示。

仅“十一五”的前三年,研发了国家十六个关键领域中的十三个关键领域的90类重大装备的配套轴承488种。其中,风力发电机组偏航变桨轴承、深井超深井石油钻机轴承、重载铁路货车轴承、YRT系列数控机床主轴轴承已实现国产化。

据了解,在国家科技部科技支撑计划项目支持下,由洛阳轴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洛阳轴承研究所改制企业)牵头,联合洛阳LYC、哈轴、成都科华等企业以及河南科技大学、重庆大学等高校开展了时速350公里高铁轴承的研发,已经开发出了首套样品并进行了部分性能试验。

按照瓦轴集团董事长王路顺的设想,基础研究大突破、制造工艺和检测工艺大进步后,“通过这样的设计制造技术和产品技术进步,3年内实现替代进口”。

去年10月,中国工程院院士、铁道部总工程师何华武曾在一次论坛上指出,继时速380公里的高速列车下线之后,我国已开始研发时速500公里的高速列车系统。这意味着,高端轴承的研发与产业化,需在“十二五”期内进一步发力追赶。

对此,1月6日,中国南车集团的一位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在全球化供应链下,高铁也进行国际采购是很正常的。但是在未来同等条件的情况下,我们当然也乐于和国内供应商合作,购买本国产品。”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