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石油三巨头海外投资超4000亿 三分之二项目亏损

    2011-07-19 09:3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kuaixunshe.com

     以保障国家石油安全之名“走出去”的中资石油公司,发现受运输成本、市场环境等多重制约,把所有海外取得份额油全部运回国内并不现实,有时也不经济。也就是说,海外投资冲动及目的正在发生变化,政治动因逐步被获取经济利益所替代,国家行为也变为风险自当的企业行为。

那么,检视中资油企投资收益也就越发重要,特别在央企海外投资巨亏案例陆续浮出的当下,占据海外投资重要部分的油气行业更需细算账。

在过去的数年里,“走出去”战略一度让中国企业扮演了国际市场最为凶悍的投资主体,而作为央企阵营中确保国家能源安全的要害部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国有石油公司的海外投资热潮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自1993年,中石油成功中标泰国邦亚区块项目,首次获得海外油田开采权益,中国石油公司进军海外市场的大幕也随之开启。在此后的十余年内,三大石油公司开始频繁出现在国际石油市场并购项目的大名单中,参与并购的资金数量也逐年放大。

本报记者从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获得的一份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三大石油公司投资海外的油田、及工程项目总计144个,投资金额累计更是高达近700亿美元,约合4480亿元人民币。

与花费高昂的海外投资数额相左的是,三大石油公司每年从海外项目中获得的原油权益产量却难以与投资成本划上等号,投资效益更是惹来诸多争议。

本报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2010年三大石油公司海外权益原油近7000万吨,虽然较2005年翻了一番,但相比2010年中国约4.2亿吨的石油总消耗量,三大石油公司从海外运回国内的原油却微不足道。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有石油公司高管向记者坦承,2010年中国石油公司运回国内的原油仅为500万吨左右,仅占海外权益原油的1/12。

另一位多次参与海外油气田谈判的企业高管表示,实际上中国三大石油公司在海外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原油收益远远超出了运回国内的数量,而在出自中国海外资产的石油中,更多以现货价销售到了国际市场,并非运往中国。

不仅如此,国有石油公司大手笔投资海外项目中的亏损情况也广受诟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在三大国有石油公司的很多海外投资行为中,对企业自身利润的考量远高于对国家石油安全的考虑。同时,中国石油大学2010年一份报告显示:受管理制度及国际投资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三大石油公司在海外的亏损项目更是达到三分之二。

与此同时,作为国内除三大石油巨头外的另一大主要石油企业,中化集团也同样难逃亏损境地,本报记者了解到,2009年,中化集团在海外投资的3个油气田项目,累计亏损1526.62万美元。

“不仅仅是三大石油公司,很多央企的海外亏损账目是非常触目惊心的,其中因决策错误和投资导致的亏损占多数,进军海外市场过程中盲目自大的现象也大有所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名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一、由谨慎到“跃进”

以中石油1993年中标泰国邦亚区块为标志,中国石油公司海外掘金已有18年,而在近20年的海外扩张路线图中,中国石油公司的寻油轨迹也从最初的逐步推进一举跨入“大跃进”时代。

“从国内政策以及国际投资环境来看,中国石油公司‘走出去’宏观上可以分为两大阶段,大致可以从2005年左右作为分水岭,前一阶段我们实现了很多收益明显的项目,后一阶段包括对综合风险评估不足等问题开始逐步暴露。”中化国际石油勘探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中化集团原总地质师曾兴权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继1993年中石油第一笔海外投资尘埃落定后,1995年9月,中石油首次在苏丹穆格德盆地6区块油田开发项目中标,两年后,又进一步获得穆格莱德盆地1/2/4区块的石油开发权,以及3号区块和7号区块油田的部分股权。

历时6年,中石油在苏丹建起了1400万吨/年的原油生产能力,并修建了长达1506公里的输油管道。苏丹南部也成为中国海外石油开发的重要基地,同时成为我国海外石油投资的最大项目之一,并影响至今。

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国石油公司的触角也伸向了拉美地区,1993年中石油获得秘鲁得拉拉油田第七区块开采权,此后又获得该油田第六区块的开采权,并于1997年成功进入委内瑞拉及厄瓜多尔等国家的油田开发。

本报记者从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获得的资料记载,在中石油相继探路北非、拉美及中亚后,另外两大国家石油公司中海油、中石化也随即加入了海外扩张的行列。

2002年,中海油斥资12亿美元收购了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块油气田,同一年内,中石化也与德国普鲁士格公司签订了也门S2区块勘探开发权益的转让协议,至此,中国三大国有石油公司都相继走向了海外寻油之旅。

“这几年间中国石油公司在其他国家的投资可圈可点,尤其是中海油,直到2007年其上市后所进行的所有项目无一亏损,在这个时间段内,中海油是三大公司中海外投资最成功的。”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一名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

本报记者查阅资料获悉,中海油在马六甲油田的投资,仅用3年时间就实现了资金回笼,除此以外的几个项目所取得的原油权益也十分可观。

“中海油此前在国际市场的并购案例与其自身特点密不可分,相比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在现金流及整体规模上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在选择项目时多以参股、或联合竞购等方式为主,这在很大程度上减低了投资风险。”中海油集团一名中层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然而好景不长,三大石油公司在国际石油市场小荷露尖时,国内石油供需矛盾在“能源安全”观点的推波助澜下被上升到新的高度,“走出去”战略成为三大巨头,甚至多数央企的发展纲领也进一步加强,此后的数年内,中国石油公司开始在国际石油舞台上演井喷式的大跃进,其中,2005年中海油豪掷185亿美元竞购美国第九大石油公司优尼科更是让中海油一战成名,即便最终竞购失败,中海油却一度成为美国人心中实力超群的中国企业。

“实际上,国家鼓励石油公司,甚至中央企业到海外投资很早就提出来了,中石油率先出海就是‘走出去’指导思想的体现,只是在经历过前几年的积累后,国家石油公司冒进的问题才逐步体现。”中石油前资源管理局局长、高级工程师查全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一现象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表现得异为突出,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仅2008-2009年两年间,中国企业赴海外并购金额高达433.9亿美元,超过了本世纪前八年之和。其中,三大石油公司更是屡屡开出高达数十亿、甚至百亿美元的并购大单。

2009年7月,中石油花费百亿美元成功拿下伊拉克鲁迈拉油田开发项目,仅一个月后,又以33亿美元全额收购了哈萨克斯坦一家油气公司,几乎在同一时间段,中石油在北非又有意以50亿美元买下壳牌石油公司在尼日利亚的油田。

除中石油以外,中石化、中海油也在这期间大举扩张,中石化72亿美元收购瑞士阿达克斯石油公司三个月后,中海油又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购入其所持的美国墨西哥湾4个勘探区块权益,一举插入美国后院。

“金融危机爆发后,资源石油国收入下跌,资金压力加大,这在客观上为中国石油公司扩展上游资源提供了条件,但同时存在的投资风险也不容忽视。”上述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人士说。

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公告显示,2009年,中国三大石油公司海外并购占据了全球并购买卖的13%,本报记者从中国石油与化学工业联合会获取的资料也披露,2010年,三大公司大规模的并购行动金额超过300亿美元,约合近2000亿元人民币,创历史新高,占同期全球上游并购的20%。

“针对目前我国石油公司海外投资的情况,忽视利润、盲目扩大规模的现象应该引起重视,对境外国有资产的监督也应该进一步加强。”国资委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二、海外收益存争议

截至目前,中国石油企业已经在全球近5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油气项目100多个,单从投资范围和横向幅度来看,这样的点面组合堪称规模。

与此同时,随着三大石油巨头近20年在国际市场的纵横捭阖,其企业资产也如雪球般不断放大。

“如果仅从企业的运营规模来看,毋庸置疑,中石油全球市值最大,中石化是亚洲最大炼厂,中海油也发展迅猛,但从销售收入、净利润等方面来分析,中国石油公司与世界综合能源巨头的差距就太大了。”中海油一名专家对本报记者说。

本报记者了解到,中石油的销售收入仅为埃克森的32%,净利润更是后者的几十分之一,同时,中石化旗下炼厂的设备装置与一流炼厂也存在较大差距,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国际油价超出承受能力,中石化则不得不面对巨额亏损。

而除了三大石油公司账面数据与实际利润相悖以外,其在海外的投资效益也是诸多业内人士提出质疑的另一大诟病。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