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鄂尔多斯煤炭业濒危 部分矿区纳税2亿降为2千万

    2014-04-10 16:34    来源:证券日报 http://kuaixunshe.com

3月18日上午,陕西榆林到内蒙古鄂尔多斯,连接两大煤炭主产地的包茂高速上,在8:58-9:28共计半小时的时间里,记者乘坐大巴细数了一下双方向过往的大货车,总共有43辆,其中包括数辆油罐车和托运卡车的大车,真正运煤的大货车只有大约30辆。

这让记者想起去年7月份在河北省唐山曹妃甸一次“数大车”的经历。当日,在曹妃甸港口开往唐山滦县的大巴上,细数了一下过往大型货车,在港口到曹妃甸城区(原唐海县县城)一段,上午九时左右10分钟时间内,一共经过了105辆重型卡车。

彼时,唐山曹妃甸一度因巨额地方债务以及一些工程项目“停摆”而饱受有关媒体的质疑。

记者在鄂尔多斯市多方采访了解到,煤炭产能严重过剩让这个高度依赖煤炭资源发展起来的“北方小香港”几乎陷入瘫痪:煤炭价格春节以来连续走低,用煤客户面临减产、限产甚至停产潮;煤炭需求严重不足,大货车司机没活儿可拉,只得一再降低汽运运费;煤矿库存堆积如山,按照当前销售速度很多煤矿年内都不需要再开采;矿区农民土地的征用价格已经打三折,却仍然无人敢征;酒店入住率不到三成,矿区餐馆都关门歇业;房地产陷入“鬼城”,两年、三年没有继续开发的项目比比皆是,开发商跑路的大有人在;当地财政收入也随之大降九成。

煤炭需求骤降九成

大车司机没活儿干

“市场太差了,根本没人买煤。”鄂尔多斯准格尔旗弓家塔矿区某洗煤厂负责人马总告诉记者,“整个产业链都不行了”。以当地比较大的民营煤炭集团满世集团为例,原来他们煤矿上一天就销售1000车煤,一车40吨,也就是一天销售4万吨;但现在一天100车煤都走不了。另外,乌海的蒙西水泥厂是规模很大的水泥厂,但生产线几乎都停着,只有一条还在开工。

在记者去往弓家塔煤矿所经过的一段鄂尔多斯包府公路(内蒙古包头-陕西榆林府谷)上,也只是偶尔路过几辆拉煤的大货车,马总称,原来开车来矿上天天都堵车,一路上全是大车,排长龙,有更夸张的说法是“高速上也堵车,一直排到天津港”。

“港口也都没人要煤了。”马总称,因为去年进口煤到南方港口一吨比内蒙古的煤便宜80元,两大因素直接影响了鄂尔多斯煤炭的外销。“钢厂都停了,水泥厂也在减产,炼焦厂也在减产,神华的焦炭厂只能减产,300万吨产能的焦炉只生产60万吨,但不能停,因为一停下来炼焦高炉自然就爆裂了”。

清明节放假期间记者在河北唐山了解到,当地钢铁、水泥等用煤大户如今都面临减产、限产甚至停产潮。唐山的钢铁企业除了首钢、唐钢、东海特钢等少数几家较大规模的企业之外,其余全部都要求关停,而且产量一吨都不能超,要增加新的产能必须先淘汰同样数量的老产能;距离首都北京100公里以内的水泥厂全部要求关停。

原来煤矿是“萝卜快了不洗泥”,马总说,只卖原煤,挖出来就卖,还供不应求,根本不筛选;现在都要经过洗选过程,哪种煤好卖就卖哪种。

与记者拼同一辆出租车前往弓家塔煤矿区的湖南小伙陈先生表示,他们老板养着两台挖掘机,在矿上装煤,他在春节后(2月份)就回到鄂尔多斯给老板打工,但当时几乎所有的矿都没开工,根本没活儿,老板就让他先回家又多休息了一个月。这次回来希望有活儿干,“老在家里呆着也不行啊!”陈先生说。

在没有多少客户拉煤的大背景下,汽车运费方面更是接连大降。有在鄂尔多斯拉煤到河北的煤炭经销商李先生告诉记者,汽车运费去年是370元/吨,春节后直接降到300元/吨,之后又接连降到270元/吨,最近又降到了240元/吨,比去年已经下降了130元/吨,降幅超过三分之一。

马总称,当初非常紧俏的铁路计划现在都是过剩的,都不能满负荷,而且火车装车要求比较严格,不能超重,分量方面亏损太大,火车运输已经不那么划算了。按照现在汽运运价计算的话,汽运成本并不比火车运输贵。

即便如此,大车司机仍然没有多少活儿可干。当地某洗煤厂的王先生称,经济萧条了,养车的人也没活儿干了,都在家里呆着,要多少辆车就有多少辆。其中有些大车车主是新买的车或者新换的车,还有贷款要还,不干活儿就还不了贷款,所以就竞相降价抢活儿干。

煤炭行业陷萧条

致鄂尔多斯成“鬼城”

在鄂尔多斯市里,记者直观地感受到,媒体报道中的“鬼城”并不像诗词中描述的“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而是钢筋水泥构筑的“城市森林”耸立起来之后,几乎看不到有人入住的迹象,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崭新的居民小区内整栋楼几乎空无一人;也有的楼已封顶,但外立面没有装修,空洞的矗立在那里;还有的楼盘尚未封顶,最上面一层裸露的钢筋直挺挺地刺向天空,但已经没有继续施工的任何痕迹,没有塔吊,没有脚手架,工地上也看不到一个工人。

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总经理师秋明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称,煤炭形势好的时候,煤矿矿主赚钱容易,现金流充足,把赚到的钱投到房地产上,2012年下半年以来,煤炭价格每况愈下,就没有那么多后续资金投入到地产项目了。而且,很多房地产项目都是通过融资来搞的,其中有不少是靠民间借贷来融资,而民间借贷的利息甚至高达3分-5分,按照民间借贷月息3分计算,如果停工超过三年,应付利息就要翻番(月息3分,一年利息为本金的36%,三年就是108%),房地产商就没有将房子再盖好的动力了,因为即使盖好了,利润也全要用来支付本息。

一位出租车司机向记者称,当地很多房地产项目停工成为“烂尾楼”已经超过两年,房地产项目成为烂尾楼也拖垮了当地的民间借贷,很多放钱出去的人都欲哭无泪。

王先生称,“鄂尔多斯目前报上去有20多万套住房,这三年、五年都不让再盖新的楼房了,说要消化现有的住房;煤矿上最活跃的时候,鄂尔多斯人最多时加上矿工有70万人,现在只有30多万人,以前大街上到处都是人,现在街上人都特别少”。

除了房地产,受到拖累的还有酒店餐饮,王先生说,“酒店以前都是爆满,有客人过来稍晚一点就订不到房间,现在入住率连30%都达不到;前几年吃饭都找不到地方,大的不用说,小的饭店也都爆满”。记者注意到,现在包府公路两侧的小餐馆有很多都已经关门停业,有的已经贴出了转让的牌子,路边最多的是各种煤降价销售的广告。

此外,从矿区买矿征地来看,“因为地下有煤,向当地农民征地的征地款比较贵,最高的时候一亩地3万元-4万元,现在1万元一亩都没人要;现在都不敢征地了,因为现在挖煤都赔钱,做煤矿的又都是靠融资,融资成本太高。”王先生说。

单从弓家塔矿区的财政收入看,据当地税务部门相关人士透露,去年一个月税收超过2亿元,今年却只有2000万元。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