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河北衡水腾达房地产:暴力拖欠工程款和民工工资无人管

    2012-11-01 11:31    来源:千龙网绿色频道 http://kuaixunshe.com

  房地产开发本是一项巨额的投资,在河北省衡水市,该市腾达房地产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腾达公司”)修建楼盘却不用自己出资。在这“不花钱”的背后,隐藏着对包工头敲诈勒索、违法放贷、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等暴力犯罪的实质。

  近日,记者接到举报,随即对该公司的暴力内幕展开调查。

 群情愤慨!欠债千万引发民工集体上访

  10月中旬,记者来到衡水市,先是见到了举报者之一的包工头曹如广。

  曹如广于2011年5月12日承接了腾达公司位于衡水市中心街的腾达公寓工程。同年6月,腾达公司向曹如广提出同时再承建当地的鑫坤佳苑工程,而由于垫资开始吃紧,曹如广婉言拒绝。

  “腾达公司老板赵林行告诉我,没钱可以借给我月利率为6%的贷款,并扬言如果不承建就不给我结算腾达公寓的款项。当初我就感觉腾达公司的做法有反常态,事后我才恍然大悟,他们是在给我‘下套’!”曹如广气愤地说。

  据了解,在腾达公司软硬兼施之下,曹如广同时承建了腾达公寓和鑫坤佳苑。截止2011年年底,腾达公司欠下了曹如广共计2000余万工程款项和数百万农民工工资。

  为了顺利完工,曹如广四处举债,到最后已经是无债可借,连农民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2012年年前,曹如广的施工队中的100多名农民工前往衡水市政府相关部门上访。

  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下,事件得以平息。但是平息只是暂时,随着时间推移,更大的波澜开始随之涌动。

变本加厉!有钱不还却下毒手暴打施工方

  2012年2月1日,腾达公司老板赵林行邀约曹如广商谈工程,曹如广携妻子和两名助手于次日下午一并前往腾达公司。

  曹如广一行到达腾达公司。公司办公室主任赵国章在与赵林行取得联系后,将曹如广一行带至衡水市桃城区永兴路金山大酒店506房间,并解释等到赵林行前来。

  进入室内,双方寒暄一阵后,赵国章以打电话为由,离开了房间。不一会,赵国章带着腾达公司保卫科科长张洪岭,以及五个“马仔”进入房间。

  曹如广的妻子龚玉芳心有余悸的回忆,当张洪岭进入房间后,跟着就开始破口大骂:“老曹,你他妈的怎么做的,居然年前让工人那么闹腾?现在你们要么退场,要么打个500万、1000万进公司账户后再继续施工。”

  张洪岭的咄咄逼人令整个房间顿时鸦雀无声。这时,曹如广连忙表示自己投入了不少钱,现在根本拿不出钱。

  “当我说自己没钱,他们便开始对我下毒手。”曹如广称,张洪岭当时就让“马仔”将自己的妻子赶出房间,之后便对自己施暴,“他们拳拳到肉,恨不得置我于死地,最后打得我失去了知觉。”

  龚玉芳在一旁泪如雨下地补充称,当时自己听到房间内传来打闹声和惨叫声,随即拼命拍打房门,但是一直没有开门,“当我刚拿出手机报警,门一下开了,张洪岭跟着就抢走了我手上的手机。”

  这时,龚玉芳把眼光投至室内,看见曹如广已经趴在了地上,而一名“马仔”则还显不解恨地在他的背上一阵猛踩。

        \\       

\\

  记者在曹如广拿出的一份《衡水市公安局桃城分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横桃)公鉴(法损)字(2012)41号》上看到,衡水市第二人民医院给出的诊断结论是:右胸第8.9.10肋骨骨折;右胸11肋骨疑似骨折;左胸第8、9肋骨折断。

 趁人之危!非法拘禁逼迫债主“免单”

  结束了对曹如广的毒打,张洪岭强行驱赶了曹如广的助手,并将龚玉芳强行带至房间内。待曹如广清醒后,张洪岭和赵国章逼迫曹如广写下了保证书,内容为“因资金不足,没钱买材料,没钱发工资,主动申请退场。”。面对威逼,曹如广夫妇只有顺从,但是顺从并没有换来自由,他俩接着被非法拘禁起来。

  据悉,曹如广遭受殴打之后,因非法拘禁无法就诊,数度由于疼痛昏死在房间内。但是看管人赵国章和张洪岭不仅对于曹如广的疼痛不问不闻,反而还认为曹如广是在“装死”,视若无睹。

  非法拘禁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趁人之危。遭到非法拘禁的第二天下午和晚上,曹如广夫妇一直不停地在许多侵吞自己利益的欠据上签字。“欠据被他们拿到隔壁的房间之后,有的还被返回来让我重新签。幕后主谋就在隔壁房间。”曹如广如是说。

  当所有签字让腾达公司的“领导”深感“满意”,达到“免单”的效果,曹如广夫妇最终结束了深感恐怖的40小时。

  离开金山大酒店,会想自己惨不忍睹的遭遇,曹如广勇敢地拿起了法律武器,同时,开始为求医治病而四处奔波。

落井下石!应付欠款“变身”高利借贷

  记者后来了解到,承包了腾达公司的工程后,同样的结果不只在曹如广身上发生,农民工工头贺德显也是深受其害。

  贺德显的助手刘占山告诉记者,2010年11月,贺德显承包了腾达公司开发的楼盘——腾达新城3号、5号、6号与7号四栋楼宇以及腾达超市两项建筑工程。按照市场惯例,贺显德在施工期间先后为腾达公司垫付工程款项,以及数百农民工的工资,垫付总额达到了数百万。

  “该到结账的时候,腾达公司却不付钱。”贺德显介绍到在2011年,腾达公司该按照合同支付自己的垫资时,令自己意想不到的是,腾达公司却拒不履行合同约定,只是“象征性”地支付了小部分垫资。面对腾达公司的做法,贺德显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方面不愿意得罪腾达公司;另一方面,支付工人工资还存在着巨大的资金“缺口”。

  贺德显深知农民工生活不易,更不愿意背负“骂名”,无奈之下,他只有采取了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向腾达公司借取了月利率为6%的贷款。“每借10万发工资,每月就要多为此支付6000元的利息。如果腾达公司一直不支付垫资,那么到头来,利润等于完全被腾达公司‘拿’了回去。”刘占山说。

  《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中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腾达公司的放贷利息,已经超过上述标准,无异于违法高利借贷。

  “当我们见到贺德显的时候,他已经是昏迷不醒、奄奄一息了。”刘占山透露,在2012年,贺德显被腾达公司绑架到金山大酒店之后,遭受毒打和三天之长的非法拘禁,被迫签下了三张高达280万的欠据,同时被勒令退场,所有债务均有贺德显自行承担,“不仅我们拿不到钱,工人被赶出工地,就连建材、设备也全被腾达公司扣押了。”

逍遥法外!犯罪主谋未受 惩处

  据悉,除了曹如广、贺德显之外,另外先后还有王开红、王凤先等包工头遭受腾达公司如出一辙的算计。

  “从对待包工头的惯用手段来看,腾达公司其实就是黑社会犯罪团伙。”北京华然律师事务所马君律师在接受记者咨询时说道,腾达公司满足了黑社会组织的三个特征:首先是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得经济利益,并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其次是组织结构比较紧密,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再次是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大肆进行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

  《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从法律规定来看,两起事件足以让腾达公司的相关人员得到法律严惩,但是记者却了解到,腾达公司除了个别“马仔”至今在押之外,始作俑者老板赵林行和保卫科科长张洪岭在被拘留之后,如今已经重获自由。

  腾达公司为何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违法犯罪?犯罪嫌疑人为何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又是谁在充当着它的“保护伞”?对此,记者将继续关注,寻找着最终的答案。 (法生/文)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