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市长陈金彪:温州房地产不会崩盘 房价排第五位

    2014-03-07 11:09    来源:证券日报 http://kuaixunshe.com
原标题:温州市长陈金彪:温州房地产不会崩盘

“一些社会人士希望温州金改放几颗‘卫星’,改革立即取得重大突破,这是急功近利的想法。”3月3日,全国人大代表、温州市市长陈金彪在驻地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指出。

陈金彪表示,“不可能一下就取得重大突破,各方面需要逐渐培育,温州金改一直秉承循序渐进,有了基础才能取得突破。”

与其他金融改革试点不同,温州金改实施前后正遭遇实体经济面临巨大困难、转型升级的非常时期,重点是要解决“两多两难”的问题,出发点是让民营经济充分释放活力,因此,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让民间借贷阳光化、规范化。

金改坚持“民资”与“民营”

“我们始终本着坚持‘民资’这个特色。可以说没有民间借贷,就没有温州的民营经济。”陈金彪强调。

温州金改是为解决民间资本多投资难、微小企业多融资难这“两多两难”的问题;实现民间小资本与大项目大产业有效对接,银行大资本与小微企业有效对接,最终实现各类资本与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有效对接,即“三个对接”;建立地方金融组织体系、民间资本市场体系、地方金融服务体系、地方金融监管体系四大体系。

“区域金融风波后,资金链、担保链是困扰温州实体经济发展最大的问题。”陈金彪表示,“从长远来看,信用体系建设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最终的目标,可以归纳为:“三升三降”目标,即企业融资成本、地下金融比重、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明显下降,民间资金转化为产业资本的比重、小微企业融资覆盖面和满意度、民间借贷风险管控能力明显上升。

“目前,利率水平、银行信贷的利率、长期贷款占比提升,这些都是成果。”陈金彪介绍说。

“四把钥匙”解开恶性担保链

据陈金彪介绍,针对目前制约温州金改的银行不良贷款和企业担保链两大短期因素,去年,温州市针对银企两端都采取了措施。

对于风险企业,温州市出台了十大帮扶举措,将企业分成了四大类,采用各种措施。比如设立政府转贷资金,保证银行的续贷、转贷,启动资金10亿元,目前滚动使用累计达到450多亿元。帮助企业“退二进三”、“转业转产”、“个转企”等措施来提升企业。此外,对于不良贷款,温州银监局也领衔制定了十条举措,对不良贷款也加大处置力度。

“看上去,不良率和不良贷款还在‘双升’,但不能忽视一个变化,风险原来潜藏在量大面广的民间借贷,现在已经反映到银行的账面上了。这至少不是坏事:从不可控到可控了。”陈金彪表示,原来是量大面广的小微企业资金面问题,现在逐步传导至龙头企业、规模以上企业,风险更加集中,更容易控制了。“我们只要抓龙头企业,就能解开担保链。”

“原来不良贷款是隐性的,现在是显性的。”陈金彪表示,目前温州的担保链错综复杂,环环相扣,为了解开担保链,实现不再传导与扩散,温州准备了“四把钥匙”。一是确实没有盈利能力的企业通过司法重组,该破产的破产。去年温州法院已建立了简化程序,受理的企业破产案件为浙江省第一。

“企业破产了,银行的不良贷款该核销的核销,该上划的上划,也可以打包给资产管理公司。最怕你的不良资产在账上挂着,却又解决不掉。”陈金彪说。

二是通过整合重组,龙头企业、优质企业兼并收购,或者中小企业自行组合,实现优势互补,完全可以增加活力。

“去年温州市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意见,有许多优惠政策,比如缓征产权交易交易税。”陈金彪说。

三是寻求银行支持。对于坚守主业、产品仍有市场的企业,希望银行能续贷,增加信贷规模,以时间换空间。

“以前一家企业有很多授信银行,假如各自抽贷、压贷,企业无力招架。去年温州推出了‘主办行’制度,现在有了主办行,与所有担保企业签订还款协议,企业分两年、三年还给我。企业如果经营状况好,继续贷款,通过信贷和增信的方法来解决。”陈金彪解释。

四是挤出房地产泡沫,实现理性回归。“温州的资金很多是沉淀在房地产的。温州有‘三高’,即房地产贷款占比高、房地产抵押物占比高、实体经济涉足房地产的比例也比较高。”

陈金彪表示,“温州的房地产不会崩盘。”

“有人说温州房价腰斩,所谓腰斩,是指原来8万元/平方米的高端楼盘降至4万元,这是个例。但根据统计,温州的房价确实缩水31%。”陈金彪认为这是房价理性回归。

“原来温州房价太高了。”陈金彪说。

据陈金彪介绍,目前温州房价在22700元/平方米上下,高于杭州,全国70个大中城市,温州房价排第五位。

“请注意,是缩水31%后还排在第五位。所以我认为是理性回归,挤出泡沫,这是好事。”陈金彪解释。

“希望国家能有差异化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根据每个城市的实际情况,避免‘一刀切’。如果能实现差异化的限购政策,房价也不会过快和大幅上涨,但能促进交易,资金就流转起来,对资金链、担保链的解套有好处。这就是我所期盼的第四把钥匙。”陈金彪说。

“温州模式”不过时

近年来,由于温州经济“脱实向虚”现象的抬头,去年以来,不少人认为“温州模式”已经过时。

“民营经济是本,实体经济是基,小微企业是源,温州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民资、民营、民享,在强调‘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背景下,还是要发展民营经济,发展市场经济,基于这一层来看,温州模式并没有过时。”陈金彪回应说。

陈金彪表示,“温州模式”说到底是不墨守成规,勇于创新,这是温州模式的灵魂,因此要激发民资、民营经济的创造活力。

今年将推“蓝海股份”

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温州金改已经实现“五个首创,五个率先”,一是出台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规,率先启用地方金融非现场监管系统。《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经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于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成为全国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规。

二是首创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率先发布区域性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温州指数”。全市开业7家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实现服务全覆盖。目前累计登记借入借出需求总额75亿元,成交总额25亿元;“温州指数”扩展到全国31个地市,对民间融资风险起到了有效预警作用。

三是首创特色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率先开展私募债业务。全市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已达11家,累计组织资金20.8亿元支持618个项目发展,通过私募募集资金3亿元投到特定项目,参与化解银行机构不良贷款8.2亿元。

四是首创“幸福股份”,率先发行小额贷款公司定向债。鼓励民间资金通过债权、股权等投资方式,有序进入市域轨道交通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事业等领域,“幸福股份”累计发行25亿元。在浙江省股权交易中心备案4亿元,成功发行全国首单小额贷款公司定向债5000万元。此外,在浙江省股权交易中心备案4亿元,成功发行全国首单小额贷款公司定向债5000万元。

“今年还将推出‘蓝海股份’,募集民间资金参与海涂围垦建设。”陈金彪透露。

五是成立首个地级市人民银行征信分中心,率先发行首单地级市保障房非公开定向债。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温州分中心正式成立,成为全国首个拥有征信分中心的地级市。中国人民银行同意为温州发行保障房私募债开辟绿色通道,首期拟发行36亿元。同时,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全年完成企业股改100多家,超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总和。

此外,据本报记者了解,3月1日开始,作为《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的重要配套平台,温州民间借贷登记与备案管理系统正式运行。截至3月3日,温州市共备案民间借贷100笔,计21725.95万元。从金额上看,最高单笔2000万元,平均金额217.26万元,其中单笔300万元以上应强制备案的有26笔,占总金额的75.39%;从利率上看,平均月利率为11.32%。,平均年化利率为13.58%,比3月3日“温州指数”19.95%低了近6.4个百分点。

民营银行象征意义更大

“目前虽然《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已经实施,但还是受到上位法的局限,需要国家层面顶层设计加以明确,所以温州金改需要国家立法给予支持,使得民间借贷合法化。”陈金彪表示,民资进入金融领域还是很困难,应该说刚刚开始,还需要从国家层面推进民资进入竞争性领域的政策支持。

谈起民资进入金融业,陈金彪透露:“温州正在积极申报设立民营银行试点,中央有关部门也很重视,如果设立民营银行,可能会考虑把温州作为试点地区。”

今年1月份,银监会召开的2014年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今年试办由纯民资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切实做好试点制度设计,强调发起人资质条件,实行有限牌照,坚持审慎监管标准,订立风险处置安排。试点先行,首批试点3至5家,成熟一家批设一家。

 陈金彪表示,实际上,不是设立一家民营银行就能解决“量大面宽”的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可以说设立民营银行的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性意义。

陈金彪表示,设立民营银行的象征意义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标志着民间资本可以进入金融业。现在民间资本投资领域不宽,而且还存在 “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现象,如果能够突破,设立民营银行是很具有象征意义的。二是设立民营银行,地方金融体系建立起来,可以形成国有金融体系与地方金融体系并存的金融生态,这有利于推进整个金融改革进程,从这一层面来看,也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