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寻找北京副中心:涿州固安等三地可能性或较大

    2014-03-30 15:1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网 http://kuaixunshe.com

河北保定近期的部分楼盘销售人满为患。

3月27日,位于该市高开区北二环与朝阳北大街东的源盛嘉禾楼盘售楼处,一大批的买房者,将屋子挤得水泄不通。

该售楼处小姐称,自从一周前传出保定做政治副中心的消息,整个保定房地产火了。该楼盘近一周已经涨了10%,每平方米涨价500元左右,目前高层价格为6200元/平方米。“今后肯定还会大幅上涨。”一位女销售说。

该楼盘的涨价或事出有因。

除了此前传出保定要承接北京一些输出的功能外,3月26日河北举行了全省推进新型城镇化工作会议,草拟的《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造京津保三角核心区,做大保定城市规模,以保定、廊坊为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和京津产业转移的重要承载地,与京津形成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区。


3月27日,河北省对上述城镇化规划工作进行了部署。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提出,下一步河北将扮演2个角色,一是服务的角色,为把北京建设成和谐宜居的首都而服务。二是利用北京向河北疏解非核心功能的机会,加快形成新的增长极。

据了解,目前保定适应承接首都功能疏解的需要,已经规划了1149平方公里,共34个产业园,为京津产业的转移到本地做准备。

但这些规划基本只是河北方面单向的行为。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目前国家发改委组织的相关的座谈会,以及中央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尽管有疏解北京非核心功能的信息,也有倾向于保定的一些想法,但是实际条件并非完全具备。

目前京津冀的专家普遍认为,承接北京一些非核心功能转移,进而形成北京副中心的可能地点,并不是在保定城区。保定下属的涿州,廊坊下属固安,河北三北(大厂、三河、香河)这三地可能性比较大。

保定之火

近期提出的《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强调要用地缘优势,谋划建设集中承接首都行政事业等功能疏解的服务区。

河北方面对此也非常热情,《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做强产业支撑,以白洋淀科技城、京南现代产业基地、首都服务功能承接区为载体,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节能环保和临空经济、现代物流等产业,承接首都部分行政事业单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医疗养老等功能疏解。着力做优城市环境,按照国际化标准抓好城市建设管理,提高综合承载能力,增强对驻京外迁企事业单位和吸引力。而保定下属的涿州与北京的房山区直接相连。

不过,上述说法,并没有涉及到政治副中心的概念,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疏散一些行政事业单位到周边地区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2月举行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上,有关一些中央行政单位迁出的可能性都被讨论过,“比如像国家海洋局,主要是服务沿海地区,都不一定要驻扎在北京。”这位人士说。

此外,在国家主管部门举行的一次研究承接北京非核心功能选择地的探讨会上,多名专家认为,北京北资料团购论坛)面无论是张家口,还是承德等地,作为上风上水的生态涵养区,不是承接首都非核心功能的首选,南面的廊坊、武清等也可以候选,但是如果迁移一些非核心的行政、事业单位,保定倒是首选。

也因为有上述因素的存在,保定在近期突然间被推到聚光灯下。不仅如此,据了解,目前一些大型央企都在与保定洽谈,要在保定选择投资地,很多企业生怕去晚了没有地。

而这与一些大背景或有一定关系。此前2月,习近平强调要调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优化三次产业结构,优化产业特别是工业项目选择,突出高端化、服务化、集聚化、融合化、低碳化,有效控制人口规模,增强区域人口均衡分布,促进区域均衡发展。

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在3月24日指出,目前北京、河北、天津正在联合做规划,就是要将首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和科技创新中心四大核心定位的其他功能疏解到周边。不过她否认了保定“涞水建首都功能疏解试验区”的消息,称并未在规划中最后确定。

面对北京以及周边因为“政治副中心”热炒保定房地产,以及大批企业准备在保定跑马圈地的想法,河北科学院研究员、现任河北省发改委地区经济发展顾问宋树恩表示,保定一定要冷静。

宋树恩近期到这些地方进行了调研,他认为大量的工作需要做,比如涞水要规划建立大的物流和商贸产业,因为该地以后要做铁路、公路分流。

至于整个保定未来要承接的产业,不能随意发展。产业一定要高一点,否则,“一般的制造业在保定是搞不成的,容易搞出雾霾。”他说。

寻找北京副中心

北京的副中心在哪,河北给出过自己的想法。

河北省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实施深化改革的相关决定文件指出,加快把石家庄、唐山打造成为首都经济圈两翼副中心城市,把保定、廊坊培育成为承载部分首都功能的大中型城市,把张家口、承德、秦皇岛等城市发展成为服务首都的特色功能城市,培育首都周边地区各具特色的卫星城。

《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再次提出,造京津保三角核心区,做大保定城市规模,以保定、廊坊为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和京津产业转移的重要承载地,与京津形成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区。

不过,对于上述石家庄、唐山作为首都经济圈副中心,以及有媒体由此得出保定、廊坊作为北京副中心的说法,大部分专家不以为然。

首都经贸大学首都经济研究所所长祝尔娟认为,承接北京的非核心功能,像北京的部分行政职能和事业单位等转移出去都是有可能的。转移出去目前还不能说选定哪个城市,像高铁开通后,石家庄到京只有1个小时距离,也可以承接一些产业。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认为,唐山和石家庄,名义上是首都经济圈,即京津冀的副中心,本质是重要的区域中心城市,并不是城市副中心。保定、廊坊也不能轻言是副中心。

假如河北保定明确纳入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那有政策的导向是有可能的。副中心可以定于保定,但是这只是写进规划,要真正实现,还是还是要靠市场的选择。

“当市场和人口大量地往一个地区转移时才能称作是副中心,需要事实的检验。”李国平说。

根据了解,目前保定城区距离北京中心城区有近150公里的距离,高铁需要40分钟,动车需要1个小时左右。这样的距离,要作为北京副中心,现实条件不可能。

原因是,从居住地到车站需要1个多小时,到了保定去单位再要半小时,再加上路上的1个小时,2个半小时到达不了,这很难实现保定承接北京行政事业单位疏解功能的要求。

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指出,保定与北京之间需要修建直达的快速城际铁路,中间最多在涿州停一站。

他认为,保定要谋划建设集中承接首都行政事业等功能疏解的服务区。反映了其承接北京部分行政和事业单位的愿望,但是要按照经济规律办事,目前关键是要创造条件,“否则在不具备条件时,把事业单位和企业总部搬过去,很多员工因为上班不方便,可能会选择跳槽。”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目前北京到保定早在2005年就规划了城际铁路,国务院已经通过,北京丰台区还预留了车站选址,但是迄今毫无动静。

目前保定到天津的城际铁路明年有望通车,保定正积极推进房山至涿州、涿州至廊坊两条城市轻轨,涿州-新机场-廊坊、新机场-白沟-保津铁路两条城际铁路建设,解决北京与保定之间的轨道交通问题。

但是上述铁路对于承接首都的非核心功能意义不大。原因是轻轨则用时较长,城际铁路不是直达北京城区的,只是达到新机场。而北京居民从住城区通过机场线再转城际铁路到保定城区,所花时间将不止2个小时。但是北京到涿州、保定城区的直达城际铁路,仍未纳入动工的议程。

京津冀一体化加速

不过,保定在短期内成为北京疏散城市功能副中心城市可能性不大时,保定下属的涿州,与北京大兴交界的固安,以及与北京副中心通州相连的河北大厂、三河、香河等地,进入到了不少专家的视野。

首都经贸大学专家张贵祥指出,从北京发展方向上,北京副中心主要是向东向南。北京市目前副中心是通州,南部新机场方向,以后这个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区域。

“首都的功能纾解不一定集中在一个点上,从北京到天津这条走廊上都要承担一些首都的功能。天津也可以承担部分首都功能。”他说。

据悉,保定的涿州与北京的房山相连,与新机场河北固安县只有10多公里的距离。

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刘刚认为,北京以北是一个生态带,尤其强调生态发展,将来旅游资源可以往这发展。

北京主要需要疏散一些经济中心的功能,疏散的方向主要在北京-廊坊-天津-唐山这条轴上。北京的金融、高科技产业发展,都属于非首都核心功能,未来这块非首都核心功能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

刘刚称,天津是北方经济中心,但是还没有完全形成北方经济中心,很多还在推进过程中,需要北京金融业向天津转移。

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认为,北京副中心通州与京东、京南本身相连,这部分做大成副中心是可能的。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北京的副中心通州建设了多年,目前面临很大困难,尽管该地有人气,但是产业和行政事业单位疏解到此地不够,加上与市中心没有隔离带,造成潮汐式交通。

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认为,相对于中心而言,副中心一般是要承载居住、产业、一定的行政办公多个职能的区域中心,北京副中心的选择地点,与中心地,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

像河北的三北(三河、大厂、香河),固安,涿州,可以做北京很好的卫星城。北京301医院已经在涿州办了康复中心,涿州可以做医疗和健康中心,吸引更多三甲医院到涿州落户服务境外患者在涿州治疗。

但是他指出,谁做副中心,不是京津冀能定的。北京与河北、天津的协调发展,需要做总体设计,由国家领导人来协调,进而解决一些利益协调机制问题。“目前显示要共同做大蛋糕,遵循好市场规律,理顺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他说。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