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浙工业区旁学生流鼻血事件调查: 异味企业被叫停

    2014-06-27 09: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http://kuaixunshe.com

26日傍晚,浙江省余姚市黄家埠镇初级中学(以下简称镇中)的学生刚结束第一天的期末考试。南教学楼四楼的初一2班教室里,还留有一份科学试题卷,皱皱巴巴的试卷上涂画着答题时的思考,第二题选择题问及了空气成分。

而近期,关于空气的问题不仅仅出现在了试题上,学校中出现学生流鼻血的现象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把怀疑的眼光投射到了距离学校百米之遥的工业园区,认为工厂排放的气体或是造成学生流鼻血的“罪魁祸首”。

但至今,这两者间的联系还未有确数。

黄家埠镇中提供的材料显示,今年3、4月份,镇中部分班级出现18名学生发生流鼻血现象,六月份以来未有学生流鼻血情况上报。

主管工业的黄家埠副镇长郑其龙告诉记者,今年4月份,镇中老师反映空气中有异味,并且出现学生流鼻血的情况。郑其龙直言,虽然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学生流鼻血确由工业废气排放引起,但镇政府并不想掩盖此事,“镇里很重视,带着‘有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去考虑企业治理,不要对学校带来影响。”

4月26日,黄家埠镇政府召集工业园区企业主召开会议,要求企业立即展开自查,“管好自己的废气排放口,管好自己的废气处理设施,管好操作人员,确保废气处理设施正常运行。”郑其龙补充说,“先扫清外围,排查园区内不具备环评条件的,以及有环评报告但‘三同时’没有验收的企业。”

据了解,根据我国环境管理相关规定,针对新建、改建、扩建项目和技术改造项目以及区域性开发建设项目的污染治理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的制度的验收。

此次清扫中,共查出3家不具备环评条件的小作坊,发现后立即停产进行劝退处理,5月底这些小作坊已经搬离;2家“三同时”未验收的企业被责令停产,符合条件后再进行验收。

今年以来,余姚市环保局第三环保所加强了对园区的检查,共查出7家次企业的污染处理设备非正常运行。“多数是电镀企业,有些企业中某个车间没有开处理设备,偷排污染物;有些车间污染处理设备在维修,工厂却正常开工。”该环保所所长杨晟表示,这些企业都被罚款,并进行了停产整顿。

采访期间,无论是郑其龙还是杨晟,亦或者镇中校长,他们都提到工业园区中的余姚华盈制衣有限公司(简称华盈制衣)。“我们是在收到老师有异味的反映后立即展开调查,发现华盈的异味比较明显,4月份该公司提高了涤棉的生产比例,而涤棉的定型加工工艺产生了很大的异味。”郑其龙如是说。

郑其龙表示,华盈制衣是一家印染企业,生产中主要产生非甲烷总烃和异味,不过,根据检测数据显示,其非甲烷总烃排放符合国家标准,但是异味没有办法检测。“虽然达标,但还是影响到了群众的正常生活,我们要求企业先停产。”

华盈制衣王姓副总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觉得有些委屈,虽然检测指标都合格,但还是依照镇政府要求暂停了企业生产。“我们现在的排放已经达到了标准,但还是花了400万元从台湾引进新的处理设备,正在安装。”余姚市环保局第三环保所所长杨晟表示,待企业处理设施升级改造后再进行评估决定是否恢复生产。

园区中余姚爱比夕电镀厂总经理樊建芳则表示,4月26日后,其电镀厂立即进行了废气处理设施的改造升级,淘汰更换了18只废气处理塔,由原来的一级二级喷淋更换成现在的三级喷淋,共投入资金40多万元。“我的女儿就在黄家埠中学上学,没有任何问题;我30多名一线员工每年都要进行职业病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樊建芳告诉记者。

5月8日至9日和5月20日至25日,当地镇政府会同镇中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对镇中区域范围进行空气质量检测,检测报告数据主要涉及非甲烷总烃、硫酸雾、氯化氢3个指标。数据显示,三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其中特征污染物氯化氢浓度数据最高值0.029毫克/立方米,低于0.05毫克/立方米的一次最高容许浓度值(即生活区的合格排放标准)。

杨晟说,新一轮的检测正在进行中,此后还将长期对企业进行突击检查;在已有的每日巡查力度上加大夜间和节假日的巡查力度;同时,引导企业继续加大处理设施的更新淘汰力度;对镇中及工业功能区周边持续空气质量检测结果将定期公布。

一系列的处理措施让镇中校长潘其泽稍稍松了口气,“我们学校以前流鼻血没有建立上报制度,班级里个别同学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有时候班主任会口头向我汇报,‘班里有几个学生出现了流鼻血的情况,采取了一些冷敷的措施,后来就没事了’。”

媒体报道出来后,学校对相关情况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今年3、4月份,在这个共有960多名学生的中学里,有18个学生发生了流鼻血的情况。

“但这种情况并非同时发生,只是在这段时间断断续续发生的。”潘其泽补充说,报道里说办公室里8个老师有6个也流鼻血,其实真正流鼻血的人很少,有几个老师是在鼻涕里发现带有一点血丝。“6月25号我问了其中5个老师,2个说有过流鼻血的经历,其他3个说没有。”

女职工王维维在华盈制衣上班,她的孩子就在镇中上初一,“我们家小孩没有流鼻血,我问他‘你们班级的同学怎么样’,她说‘我们班还好,我没有看到过。’”

学生家长何东锋则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在镇中上初三,儿子告诉他,以前班上学生也有流过鼻血,最多时候有三四个,但没有同学出现多次流鼻血的情况,“三四个星期前,在学校里我儿子也流过一次鼻血。”

潘其泽表示,他不能明确学生出鼻血与工业园区排放气体有没有直接联系,但他确实也曾闻到过异味,有时候是酸酸的味道,有时候是臭鸡蛋味,有时候有点焦的味道,不定时的出现。“4月份的时候味道特别大,现在好多了,偶尔会出现。”

说到学校教师流产一事,潘其泽坐直了身子,“近三年内,只有一个女老师,暑假期间住在家里的时候流产,现在这个老师又怀孕了,算日子正在待产,已经请假了。”潘其泽说,工业园区没有建之前也曾出现过老师流产的情况。

6月26日和27日学校正在进行期末考试,面对近期一系列的社会高关注度,潘其泽感慨“心累”。

26日下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潘其泽接到了镇政府打来的电话,称有媒体一定要采访学生,“明天还要期末考试,这会影响我们的正常教学。”

离镇中一墙之隔的是黄家埠镇中心小学,该校校长韩华荣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没有接到报告称学校出现小学生大面积流鼻血的情况。“学校搬到现在的位置已经有4年,目前有25个班级,951个小朋友。小学生偶尔出现流鼻血也是正常,客观存在的。”

韩华荣说,他确实曾闻到过难以言表的怪味道,“味道也并不是持续性的,但也不是网上传得那么历害,感觉过于夸张了。4月份的时候最浓吧,现在好多了。”

在黄家埠镇中心小学和黄家埠镇中学东面,隔着一条河和一条马路的百米处是工业功能园区,学校南面则是一片水稻田。傍晚,田埂水汪间成群结队停歇着许多白鹭,披着白色的羽毛,长长的喙在水洼中找寻着食物,偶有车辆驶过,惊起一片。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