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中国约2000万烈士仅180万被列入英名录

    2011-04-06 10:06    来源:未知 http://kuaixunshe.com

中国约2000万烈士仅180万被列入英名录

资料图:武警士兵祭奠烈士

清明节,每一位逝者都值得祭拜,无论他(她)曾经名垂青史,还是默默无闻。而舍生取义的烈士,更让人崇敬。很多义士如今都安葬在烈士陵园的革命公墓里,但在北京的很多角落,还散落着一些战功赫赫的将军和无名烈士的墓地。他们的“归宿”,如今已变得萧条、凌乱,即使在清明节,也十分冷清。这些烈士墓地被群众称为“野墓”,长期缺乏系统的修缮和保护,以至于他们的事迹和名字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这些回忆,不该被忘记。而这些墓碑的未来,又在哪里?

本报讯 北京首次启动专门针对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普查工作,预计月底前将汇总得出零散烈士墓的数量、分布情况。普查结束后,北京将根据民政部的要求,对散葬烈士墓完成迁移、整合、修缮工作,推进集中管理保护。这是记者昨日从北京市民政局获知的消息。

零散烈士墓普查已启动

“烈士”被称为最高政治荣誉。据悉,现行审批烈士的依据是国务院1980年颁布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规定除军人执行任务外,市民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壮烈牺牲的,也可按规定被授予烈士称号。市民政局曾表示,北京批准的烈士中,大部分是新中国成立以前在战场上牺牲的。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以来,北京共批准了13000多名烈士。

目前,北京共有3处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分别是平北抗日烈士纪念园(延庆)、李大钊烈士陵园(海淀)和平西抗日烈士陵园(房山)。另外,还有150多处国家级、市级或普通烈士纪念建筑设施,分散在各区县。

对于零散烈士墓的数量和保护情况,北京未进行过摸底。目前,市民政局优抚处已根据民政部的要求,对各个区县下发文件,启动对烈士纪念设施,包括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首次普查。4月底前,各区县零散烈士墓数量、分布情况、保护情况有望汇总统计得出。

零散烈士墓将整合修缮

近日,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全国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推进集中管理保护。今年6月,将完成全国范围的烈士纪念设施普查。其中,对于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特别提出作为普查的一个专项进行。2014年10月1日前,计划完成全国所有散葬烈士墓的迁移、整合、修缮工作,完成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维修改造,基本建立起长效管理保护机制。

市民政局称,根据民政部要求和市政府民生工程建设的需要,北京已经开始对部分零散的烈士墓进行迁建、环境优化。

近日,北京市民政局、朝阳区政府对安葬着29位无名烈士的纪念公墓进行了重新建设,并移至环境更好,更适合祭奠的长青园骨灰林。

据民政部统计,自革命战争年代以来,先后约有2000万名烈士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献出生命,而这些先烈大多没有留下姓名。目前,有姓名可考、已列入各级政府编纂的烈士英名录中的,仅有180万人左右。

名词解释

烈士纪念设施

包括烈士纪念墓、烈士陵园、纪念堂(馆)、纪念碑(亭)、纪念塔(祠)、纪念塑像、烈士骨灰堂等。

普查内容

1 零散烈士墓总数

2 每个墓基本信息

(1)编号

(2)墓地具体位置

(3)分布情况(位于农村承包地/位于偏僻荒岭荒野/位于乡村公益墓地/位于城乡居民区/其他)

(4)保护管理情况(乡镇委托人员管理保护/烈士亲属管理保护/无人管理保护)

(5)安葬烈士人数

(6)安葬烈士基本情况(即烈士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牺牲时间、牺牲地点、牺牲战役或战斗、生前部队、生前职务、立功授奖情况、简要事迹。合葬烈士墓分别填写烈士的基本情况。无名烈士墓可不填写)

(7)保护程度(良好/一般/较差)

(8)破损面积

(9)是否愿意迁葬烈士陵园(是/否)

(10)是否适用就地集中管理保护(是/否)

(11)对散葬烈士墓实施集中管理保护的建议

(12)发挥作用情况(能较好作为教育群众的载体/偶尔以其为载体进行教育活动/基本丧失教育载体作用)

(13)照片

专家声音

零散烈士墓管理细则应尽早出台

“无论是佟麟阁、赵登禹将军,还是散落各地的无名烈士,都是英雄义士,他们应该受到缅怀和祭奠。”彭训厚说。

彭训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他说,每一座墓地,每一间纪念馆,都是一份珍贵的回忆,为国殉难,当留千秋。

但彭训厚认为,目前,对于这些墓地的保护,各地政府在财力、物力和人力上的投入和支持力度仍然不够。佟麟阁将军纪念馆、延庆八达岭镇无名烈士墓,都是依托民间热心人士维护,这种保护形式,容易出现断层。

佟麟阁墓作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非政府机构无权擅自修缮,须报层层审批,这在修缮的过程中,有时会遇到层层掣肘。

彭训厚认为,政府只有加大投入、放宽政策,才能让这些墓更好地“存活”下去。

对于无名烈士墓的管理,民政部已决定对全国烈士纪念设施开展一次全面普查。其中未列入县级以上管理保护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是此次普查的内容之一。彭训厚认为,仅仅普查并不够,细则和管理办法应该及时跟进出台。

彭训厚建议,能迁到烈士陵园的尽量迁到陵园中管理。无法迁移的,要规定具体政府管理部门,每年拨专款修缮维护,并安排专人看护。

此外,对于无名烈士墓的认证,除了查阅当地史料,寻找见证人,也是很有效的办法。但这项工作应该尽早开展,“随着时间流逝,不少高龄见证人已逐渐离世,英烈的故事也会埋入厚土。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