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广岛原子弹爆炸亲历者:满世界都是行走的鬼

    2014-08-16 09:59    来源:海南日报 http://kuaixunshe.com

侵略带不来繁荣和进步,只能招致灾难甚至毁灭。今天享受着和平的人们不应忘记,并非因为有了原子弹,才有了世界大战,恰相反,是因为世界大战的战火,才促使交战双方不约而同加紧研究原子弹,企图利用这种“决定性武器”打破战场平衡,取得世界的主宰权。原子弹是残酷的,数万吨当量的爆炸,瞬间便夺去上万人的生命,并让更多人、更多家庭在此后几十年里饱尝痛苦,至今疮痍未复。但比原子弹更残酷的是战争本身,正是这场让全世界2/3人口卷入的大战,导致了数千万人的死亡,和十几亿、几十亿人的创伤。

消失在蘑菇云里的城市

A 人类第一次使用核武器

1945年8月2日,美军第2航空队司令部下达作战命令,确定8月6日凌晨由7架B-29飞机对日本实施原子弹轰炸。其中一架为原子弹载机,由大队长蒂贝茨亲自驾驶,他命令2名士兵在机头上写下了他母亲的名字——“伊诺拉·盖伊”。

8月5日下午,一枚用铀作裂变材料的原子弹“小男孩”已准备就绪。技术人员将一小块铀固定在弹壳内,然后将4吨重的“小男孩”放入机舱内。飞行员们一整夜都没睡。

1945年8月6日凌晨2点45分,“伊诺拉·盖伊”号的副驾驶开动了发动机,离开马里亚纳群岛。为节省燃料,飞机在5000英尺高的低空向目标飞行。7点30分,飞机开始了耗时45分钟的爬升,最后飞抵了1万米高空。先行派出的气象侦察机报告广岛的天气适宜投弹。于是机长蒂贝茨下令飞机向日本本州岛南端城市广岛飞行。

这时,除了机长等少数人,许多机组成员并不确定此行目的是什么。而机长则随身携带剧毒的氰化物胶囊,目的是万一被俘也能保住原子弹的秘密。

这一天广岛异常炎热,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7点20分,城市上空响起了一阵警报,数架美国飞机飞入广岛上空,盘旋一周便匆匆离去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警报声又响了起来,“伊诺拉·盖伊”号和护航机已接近广岛。广岛市民对于这种习以为常的空袭警报似乎已无动于衷,因此很少有人进入防空洞隐蔽。他们有的在工作,有的在赶路,有的呆在家里,有的还在街上仰视远处的飞机,以为这几架飞机还会像刚才一样,巡视一圈便会离去。

此时,机长蒂贝茨已对着麦克风郑重地向全体机组人员宣布:“我们准备轰炸广岛,机上录音设备已经打开,这是为历史录音,请注意你们的语言。” 蒂贝茨对着话筒一字一顿地说:“我们即将投掷世界上第一枚原子弹。”

8点10分,投弹手瞄准了广岛市中心的相生桥。8点15分,随着机长一声令下,炸弹舱门自动打开,原子弹向大地坠落。

飞机由于重量突然减轻,猛地向上一跃。蒂贝茨驾驶飞机来了一个60度的俯冲和160度的转弯,然后操纵飞机加速航行。一名机组成员开始倒计时,数到本该爆炸的43秒时停了下来,他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是颗哑弹?”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耀眼的白光照亮了整个飞机。当地时间8点16分,爆炸当量为1.3万吨TNT炸药的铀弹“小男孩”在离相生桥不到200米位置上爆炸。

强光刺得机组人员睁不开眼,冲击波使B—29的机身如同受到高射炮射击一般剧烈晃动。后来机长蒂贝茨如此形容这一刻:“我们转过身,向广岛望去。这座城市消失在恐怖的巨大蘑菇云里。”

这是人类第一次使用核武器。投弹手范柯克记得听到有人说战争结束了——“我也这么想。”

B “满世界都是行走的鬼”

“时间较早,清晨依然温暖而美好,”广岛医师蜂谷道彦在日记中这样开头,记叙8月6日中的事件,“黎明过去,无云的天空中反射着阳光,与我的花园中的阴影形成舒适的对比”。

“就在我抬眼往天空观看时,”一名当时只有5岁的妇女回忆说,“一阵白光闪烁,植物的绿色在这种光的照射下看上去就像枯叶的颜色”。

越是靠近,这种光照就越是强烈。一名当时的大专女生回忆说:“我们的老师说:‘啊,有一架轰炸机!’这使得我们抬头往天空看去,话音刚落,我们感到一阵巨大的闪电。我们立刻失明了,随后,一切都恰像是神志失常般的疯狂。”

就在同一瞬间,鸟在半空中被点燃了。蚊子、苍蝇、松鼠和家养宠物都爆裂而死。就在这一瞬间,这个城市本身地表上的矿物、植物和动物都遭到毁灭。

冲击波以每秒3.2千米的速度从爆炸中心向外传播,并每秒迅速上升了数百米,然后减慢到每秒335米,腾起的烟尘形成巨大的云柱。“我的身体看来全变成了黑色,”一名广岛物理学家说,“一切都好像变成了黑色,到处一片黑暗……当时我想,世界末日到了。”

一名逃到街上的杂货商事后这样描述他看到的世界:“人们的相貌是……唉,他们都因为灼伤而皮肤变黑……他们都没有头发,因为他们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眼看去,你无法说出你是在看他们的正面还是在看他们的背面……他们将胳膊抱(在他们的胸前)……他们的皮肤——不仅是他们手上的,而且也有他们脸上的和躯体上的——都挂了下来……如果只有一个或者两个这样的人……也许我不会有这样强烈的印象。然而,无论我走到哪里都遇到这样的人们……他们中许多人就死在了街上——我仍然能够在头脑中想起他们的形象——就像在行走中的鬼……他们看上去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走路的方式非常特别——非常缓慢……我本人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从这些严重受伤的幸存者的面部和躯体上挂下来而剥落的皮肤,缘于先是被热闪烁瞬间烧起水泡,然后冲击波又将其剥落下来。

当时街道上有些尸体仍然保持着完整的走路姿势,看上去好像他们被死亡凝固住了。另有一些尸体四肢伸开地躺着,好像是某个巨人将他们从很高的位置摔下而死……除了几座钢筋混凝土建筑外,没有任何东西存留下来……这座城市的每一块土地就像是荒漠,只有一堆堆碎砖和碎瓦片。蜂谷回忆称,“我不得不修改毁坏这个词语的含义或不得不选择别的词语来描述我所看到的一切。浩劫可能是更好的词语,然而,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描述这一场景。”

C 幸存者饱受病痛折磨

没有死的人们看来一度有所康复,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生了奇怪的病:主要症状是恶心、呕吐和没有胃口;腹泻,大便中含有大量的血;发烧、虚弱;血液渗到皮下使身体各个部分出现紫色的斑点;口腔、咽喉和牙龈发炎和溃疡;直肠和尿道出血;毛发脱落;血液中的白血球数量极少……这是一种慢性过程直到死亡。

权威的日本研究报告解释说,在医学史上,“原子弹病是全身辐照的严重致命的病例”。从原子弹发出的伽马射线的直接辐射破坏了暴露的躯体组织。特别是那些产生抗感染的白细胞的组织。大剂量的辐射也刺激一种抗凝因子的产生。这些攻击的结果是大量细胞组织死亡、大规模出血和大规模感染。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大量的人口经历过如此广泛和致命的电离辐射的攻击。

估计认为,到1945年底,广岛核爆造成的死亡数字为14万人,这次毁灭的死亡率为54%,是一种极为密集的死亡情况。1946年初,有科学家计算出“小男孩”造成的人员伤亡,比普通高爆炸弹高出6500倍。

1945年8月9日凌晨3时50分,两架B—29重型轰炸机从提尼安岛起飞,其中一架携带着一颗名为“胖子”的原子弹。这是美国计划中对日本的第二次核打击。轰炸造成长崎市23万人口中的8万余人当日伤亡和失踪,城市60%的建筑物被毁。

数日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投弹手回忆

广岛投弹内幕

投弹手西奥多·范柯克生前回忆说,1945年8月5日,在他们驾机出发执行“广岛投弹任务”的前一夜,“伊诺拉·盖伊”轰炸机上的所有机组人员都非常紧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向广岛投上一颗人类迄今为止发明出来的最具杀伤性的武器——一枚重约4吨绰号“小男孩”的原子弹,这枚原子弹爆炸后,将会在眨眼间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

范柯克称,当时他只有24岁。为了平静紧张的神经和情绪,轰炸机机组人员一直玩扑克玩到了凌晨两点,直到任务出发时刻的到来。机长保罗·蒂贝茨驾驶“伊诺拉·盖伊”号轰炸机从太平洋小岛蒂尼安岛冲上天空,载着其他“广岛投弹任务”的机组人员和“小男孩”原子弹飞向广岛上空。

8月6日8点15分,当原子弹从打开的飞机舱门投向底下的广岛时,身为轰炸机导航员的范柯克紧张地看着表,他知道,如果43秒钟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就说明这枚原子弹的引爆器出了问题,没有发生引爆。范柯克还知道,如果原子弹发生爆炸,比太阳表面温度还高1000倍的高温和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会立即扫平整座城市,甚至连他们乘坐的“伊诺拉·盖伊”号轰炸机都可能受到爆炸波牵连。

范柯克回忆说:“当原子弹爆炸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谢谢上帝,它终于引爆了’。但我们当时仍担心它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一些科学家预言,原子弹的爆炸会在大气层中引发连锁反应,可能会摧毁整个世界。在我们出发前科学家还警告我们,我们的轰炸机必须远离爆炸中心达11英里远,否则爆炸冲击波会撕碎我们的飞机。

范柯克回忆称,原子弹爆炸后发出了足以使人失明的强烈光波,当爆炸波以音速般的速度追上他们驾驶的轰炸机时,尾炮手鲍伯·卡伦发出了恐怖的惊呼声。范柯克说:“我们被冲击波狠狠撞击,飞机展开了第一波摇晃。我们被撞得摔出了座位,当时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飞机被撞成了两段一样。 ”

当“伊诺拉·盖伊”号轰炸机恢复平衡后,范柯克和其他机组人员看到一个巨大的蘑菇云爬升到了13.7公里高的空中,而底下的广岛市则被厚厚的浓烟覆盖着,很难看清原子弹爆炸后的具体影响。不过范柯克知道爆炸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他回忆说:“蘑菇云看起来像是燃烧滚油的大锅炉一样,我们能够看到蘑菇云边界处的火光。没多久,我们的无线电报员迪克·尼尔森就说:‘我们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 ’我们无法想象,在我们释放了这样毁灭性的力量后,日本人怎么还可能继续战斗。 ”

轰炸机机组人员在飞回基地的6小时旅程中,一直倾听着无线电,希望听到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可是事实上,直到3天后,当另一个美国轰炸机小组向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后,日本才不得不在几天后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链接

为何选择广岛 和长崎?

究竟该将原子弹投向哪些目标最为合适?美国总统杜鲁门专门责成美国军方成立了一个“临时委员会”负责此事。该委员会认为投弹目标具备下列条件最为理想:一是具有完整的军事设施,二是可有效显示原子弹杀伤破坏效果,对日本能起到巨大的震慑作用。

美陆军部长“力保”京都

经过研究,“临时委员会”最后列出了京都、广岛和新瀉为合适的打击目标。其中京都最理想,它是日本的千年古都,而且是有着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更重要的是其地形能使技术人员清楚地判断原子弹的效果。

但陆军部长史汀生认为京都是日本的宗教和文化历史圣地,彻底毁掉它将使“日本人永远不会原谅美国。”他还非常气愤地跑到白宫要求杜鲁门总统亲自出面摆平此事。无奈之下,杜鲁门总统只好与“临时委员会”再三协商,最后决定把京都删去,另将小仓和长崎列入原子弹轰炸可供选择的打击目标。

1945年8月6日,广岛遭遇了人类史上第一次核打击。

坏天气“救了”小仓

8月9日,美机又按计划对九州的海岸港口城市小仓实施原子弹轰炸,但恶劣的天气挽救了小仓。

因云层笼罩,美机连续转了几圈都无法找到瞄准点,要命的是飞机备用油料箱开关失灵燃料告急,飞行员只得向上级请示临时更换目标,将第二颗原子弹“胖子”投向另一预备目标长崎,全城8万多人被送进了火海地狱。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