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寻找志愿军(2):47军开赴朝鲜前枪决2万土匪

    2014-08-20 09:40    来源:网易军事 http://kuaixunshe.com

 

朱金义下湖南寻找47军416团老兵

朱金义听了岳父孙鹏灵的讲述后,在网上开始发贴,询问有没有人知道51.10.6这天志愿军47军139师416团3营在哪里作战。有没有人认识47军139师416团3营长朱平。

贴子发出几个月后湖南有位教师联系朱金义说,他们那里有不少47军的老兵,有机会来湖南问问。朱金义看到了希望,他又在铁血网发了贴。

转眼到了2013年十月,正在出差途中的朱金义接到湖南长沙株洲的陈姓小伙的来电,小陈说他爷爷就是47军416团的参加过抗美援朝,可惜已经去世了,但是他爷爷有个战友是邻村的,他可帮助去问问他认不认识朱平。几天后朱金义得知邻村的老志愿军不知道朱平。

2013年11月的一天,朱金义接到了湖南长沙仇武成的电话,仇老先生说,他就是47军139师416团的,参加过抗美援朝,他说朱平这个人没有多少印象,不过团里好像有这么个人。仇武成老人十分热情,向朱金义介绍了几个416团抗美援朝回来的老同志,朱金义联系后对方均不熟悉朱平,朱金义感到十分的失望!

朱金义通过网上搜索得知仇武成老人是一位很好的同志,共产党员,1965年从47军转业到湖南省文化局,抗美援朝时他是139师416团2营5 连的文化教员。1951年10月一次与美骑兵1师在严岘山高地的三天四夜激烈的战斗中,仇武成同志参加抢救伤员,分发弹药和担负战场宣传鼓动工作,五连以一个连的兵力打退了美军28次进攻,歼灭敌人1200余人,守住了阵地,但5 连也伤亡惨重,友军接防时,阵地上只幸存10余人。战斗结束后,上级授予五连荣记集体特等功一次,仇武成同志个人获二等功一次,他还在其他战斗和工作中立三等功三次,因而成为47军和139师的英模代表人物。

几天以后,仇武成老人又给朱金义打来电话,他说他联系上了他们团当年的侦察英雄、二等功臣张健,张健说他了解朱平这个人。朱金义听后十分的激动,从第一次在网上发贴到现在,已经5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终于可以知道大伯朱平最后的战斗地点了!

老战斗英雄说朱平还没有回家吗?

朱金义迫不及待的拨通了侦察英雄张健的电话:“喂,张健老先生吗?” 对,你是哪位?“ 我是仇武成老先生介绍的,” 哦!“ 我想向您打听一下,朱平在朝鲜最后牺牲的地点、葬在哪里了?” 你问的是朱平同志呀,他是我的老领导,他没有死,他还活着呀!“啊?!” 朱金义听到张健老先生的话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问道:“他在哪?有联系办法吗?”张健顿了一下说:“朱平同志一直就没有和家里联系吗?!”朱金义说“没有呀!直到现在家人一直当朱平是烈士!您怎么说朱平还活着?朱平现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您快讲讲!”

张健老人对朱金义讲述了一段60多年前的历史:

我原名叫张祖登,1932年出生在湖南,初中、高中均就读于长沙文艺中学,我们的校长曾经是毛泽东的老师。1949年我从长沙学校探亲回到老家后,战乱四起、交通瘫痪,无法回学校继续学业。在进步人士的影响下,我参加了共产党控制的国民党混编地方部队湘西纵队,后被土匪绑票,家中变卖所有家产、并向亲朋筹借,凑够250块大洋, 赎回了我这张家的独苗。

不久后在区干部的反复推荐下,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加入了解放军,我也正式改名叫张健。我所加入的解放军队伍就是47军139师416团侦察参谋曲传文带领的侦察排,当时47军主力已入川,朱平是副营长参加入川作战,曲传文参谋则留下继续剿匪。我参军后的第一仗,就是随侦察排消灭了占据在我家的一股土匪。

47军开赴朝鲜前枪决2万多顽固匪徒

入伍几个月后,因我作战勇敢、又有文化,部队送我到师里参加了为期2个月的青年干部培训班,而后又参加了1个月的参谋培训队。

培训结束后,47军主力部队也从四川回到湖南,继续执行剿匪任务。我被调入416团侦察股任见习侦察参谋,原为贺龙警卫员的侦察股长孙荣初,调地方上任公安局长,朱平同志接任416团司令部侦察股股长,曲传文同志任侦察参谋。

侦察股人不多,但相互间关系十分融洽,曲传文和我亲如兄弟,朱平股长对我也是十分照顾。朱平同志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革命,作战十分英勇,他个子高、长的又帅又潇洒,我们在一个股虽然只共同工作、战斗了半年时间,但朱平同志给我留下的印象极其深刻。

1951年2月朝鲜战事吃紧,47军奉命准备赴朝作战,部队进行了干部调整,朱平股长下2营任营长(不是《烈士证书》上写的三营长),我到侦察连当参谋,曲传文任侦察股副股长。自此我和朱平同志分开,但还在一个团里,对朱平营长的情况我还是很留心的。

部队出发前,根据上级指示,为了巩固剿匪成果、为了湘西地区的长期稳定、为了彻底根除百年难平的湘西匪患,对于约2万顽固匪徒执行枪决。对出身贫苦、无大恶行、血债、被逼为匪的教育整编入47军队伍,这时的47军总人数达6万人之多。

部队打光了 副营长举起自己的手枪

1951年3月28日,在军长曹里怀、政委李人林的率领下,47军将士分乘39列专列奔赴朝鲜。

47军入朝后,并没有直接上阵杀敌,先是修机场、后是在开城保卫和谈,整体来说是战略预备队,受志愿军总部和19兵团的指挥。

1951年6月19日,47军紧急奉命进至临津江以东、铁源以西、涟川西北接替志愿军65军防务,参加粉碎联合国军夏秋攻势的阻击战。

从1951年10月3日开始,美第1军以美骑兵1师全部和美第3师2个团,泰国第21团及菲律宾营共约6个团的兵力,在100余辆坦克,40余架飞机,10余个重炮营的掩护下(共计大口径火炮110门),向志愿军第47军南起高作洞、北至天德山30余公里的防御正面发起了主要突击。

1951年10月,在朝鲜江原道的临津江东岸的驿谷川东南地区的287.2高地担任阻击任务的是47军139师416团的战斗力最强的1营3连,阵地对面是号称“开国元勋师”的华盛顿领导过的美“骑兵1师”, 驿谷川东南地区属于丘陵地带,287.2高地是个土山,且47军是临时受命、仓促应战,没时间修筑坚固的防御工事,只有临时挖掘简易战壕,不能有效抵御美军的倾泻式炮火攻击。战前的287.2高地是满山绿色、树木遮天蔽日,眼下287.2高地已被轰炸成个光秃秃的土丘,满山松松的浮土足有七八十厘米。“联合国军”在重炮、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对287,2高地发起成营成团的强大进攻,287.2高地被“联合国军”占领。1营3连200余名干部战士全部牺牲,只有带队的1营副营长一人回到团部。

时任47军139师416团团长的苗汝鹍大发雷霆,对回来的副营长吼道,阵地丢了,你还有脸回来呀?可怜、无辜、倔强的抗战老兵1营副营长默默地回到营部,掏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多年以后,苗团长和我谈及此事还是万分悔恨,后悔当初对副营长的态度!

416团9个连 只完整保留下2个连

10月6日,接416团司令部命令,2营营长朱平带领4连去夺回3连失守的287.2高地。4连属2营,是全团仅次于1营3连的主力连,能打、敢拼。朱平营长率4连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付出巨大的牺牲夺回了287.2高地,部队还没完全展开,即遭到对面美军炮火及飞机的长时间、全覆盖式的狂轰烂炸。后来,4连与指挥部联系中断,再后来,287.2高地又被“联合国军”占领。4连干部战士及2营长朱平共计200余人无一生还!部队把朱平营长及4连全部干部战士报为烈士!把烈士们的遗书和《烈士证书》寄往烈士的家乡。

在粉碎“联合国军”“秋季攻势”战役中有个最鲜明的特点,便是交战双方进行了大量的争夺战。为了争夺或控制一个制高点,双方争夺不下三四个乃至五六个回合,“联合国军”必须在付出上千人的重大伤亡代价后才能夺取一个山头。可以说,朝鲜战场上的地面争夺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局部战争中最激烈、最残酷、最典型的争夺战。

47军在粉碎“联合国军”于西线发动“秋季攻势”的50余天作战中,共歼敌2.5万余人。“联合国军”平均前进不到2.5公里,共占去我方90平方公里土地。此役,美军骑兵第1师败得最惨。连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写的《朝鲜战争》一书都评论说:“特别是美骑兵第一师损失更大”。第47军共歼其所属之第5、第7、第8团及配属部队1.8万余人,其中成建制的完整连队就达10个以上。从6月第47军接防以来,仅5个月时间,便把这个美国“王牌军”的底摸透了,打得其竟彻底丧失了元气,不得不于战后撤至日本进行长期休整。之后,朝鲜战场上再也未见到这支“王牌军”。

(编注:美军认为在这次战役当中,志愿军损失2.1万,其中500人被俘,联军伤亡4000人,其中美骑一师伤亡2900人。作战目标虽然达成了,但代价是非同小可的,从为了防止更多的流血要促进谈判这样的目的来看的话,可以认为战果并不那么理想。1951年春季,联军推出了战场轮换制度,要求应平等地负担牺牲和保持士气,在前线满9个月就可以轮换。所以在12月,美国国民警卫队第40和第45师替换了在朝鲜战场已经很近的骑兵第一师和步兵第24师。最后骑兵第一师也不是什么美国的开国第一师,那只是一个误传,这个师所属的团队在华盛顿去世以后才建立,师的建立就更加晚了。)

47军自身在此期间也付出了较大牺牲,仅以416团为例,临津江东岸的阻击战,416团共计九个连,完整保留下来的只有2个连队,战斗力最强的3、4连全部牺牲,其他五个连基本拼得只剩一、二十人!像287.2高地上,敌我双方拉锯式反复占领,阵地上战士的尸体,被炮弹炸起的泥土埋了(这就是《沧州晚报》上说的“葬于”朝鲜姜元道,也是周恩来秘书回信说的“葬在”朝鲜)一层又一层!惨烈至极!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