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女子在不同医院做两次手术 肚里留下手术针

    2014-07-11 10:21    来源:《重庆晚报》 http://kuaixunshe.com

1993年,她在一家医院做肾上腺肿瘤手术

1998年,她在另一家医院做胆囊切除术

2012年,她从腹腔外壁取出一枚2厘米长的手术针

“今年4月,终于从腹部里取出了那枚手术针,也让我无端挨了第三刀。”家住江北区洋河一村,53岁的李琳对重庆晚报记者称,1993年和1998年,她先后到两家医院做过手术,术后腹部腰部便一直疼痛不已。谁料20年后居然检查出,她的腹部遗留了一枚手术针。

昨日上午,渝中区人民法院第四次开庭审理此案。

手术后

她腹部留了一枚针

“先后两次手术,位置均在右腹部同处,约二十厘米长。二十年来,腹部和背部一直都痛,我只好不停做理疗推拿,稍微减轻疼痛感。”李琳说。

李琳在法庭上陈述到,1993年4月12日,她在渝中区一家大型医院(下称A医院)做了肾上腺良性肿瘤切除手术。术后一年多时间里,右半边腹腔都没有知觉,完全麻木,后来腹部与背部隐隐作痛。1998年8月4日,她又在在渝中区另外一家大型医院(下称B医院)做了胆囊切除术,这次手术后,无论天晴落雨,李林的背部都感觉胀痛,腹部也一阵阵刺痛。

2012年底,李琳因心脏不适,到渝北区华山医院做胸片检查。结果发现,她腹腔外壁有金属异物,后到江北人民医院做CT,确诊。

“从医院的胸片影像看出,该金属异物呈细细的月牙状,约两厘米长,明显就是一枚手术针。”李琳说,她想到肯定是前两次手术后遗留的。

去年上半年,李琳与两家医院在渝中区医患纠纷调处中心调解未果后,便于去年7月将两家医院告上法庭,索要各种赔偿13万余元。

压力大

小面馆都无心打理

“知道自己肚里有枚手术针,总感觉有个定时炸弹放在身体里。”李琳说:“我经营的小面店都很少去打理了,那里顾客多,生怕被人撞到后,针会刺穿到腹部里面。”

“二十年来,李琳一直在喊腹部背部痛,后来才知道是针在作怪。”李琳的同学李跃进说。

李琳的辩护律师、重庆金码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孔华称,去年七月,渝中区人民法院先后两次开庭审理该案件。在承办法官建议下,李琳在今年4月到大坪医院取出了这枚手术针,A医院预支两万元。

“二十年里,我前后做了三次手术,想不到最后一次居然是前两次埋下的祸根。”李琳无奈地说,“我患有糖尿病,担心这次手术后,伤口不能很好的愈合。”

均责任

两医院各担50%赔偿

昨日上午庭审中,两家医院代理律师都承认李琳在医院做过手术,但都不承认遗留在患者腹部手术针的事实。

“上次开庭,你们出示病历档案,B医院病例上标明术前手术针是五备一(涉及手术的有6枚手术针—记者注),术后手术针也是五备一。A医院病例上也没有遗漏手术针的说明。”李琳激动地说:“这枚手术针,总不能是我喝下去的吧!”

至于手术针到底是在哪家医院手术后遗留的,李琳表示,由于两次手术都在右腹部同一位置,因此她很难判断。

庭审中,两家医院的代理律师均表示,考虑到李琳先后到两个医院进行过外科手术,责任无法具体划分,愿意两家医院均担责任,各担50%赔偿费用。

李琳对两家医院均摊该起医疗事故表示无异议。

起分歧

医院认为患者索赔过高

法庭上,李琳要求两家医院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以及最后一次手术的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麻醉保险费等5万余元,共计13万余元。

A医院代理律师表示,李琳此次手术属于皮下异物取出,愿意支付不超过一万元的精神损失费。B医院代理律师则认为,李琳未达到伤残等级,8万元精神抚慰金过高。

张孔华表示,李琳二十年来的理疗按摩费都不止八万元。同时精神上还受到一定惊吓,这一切都源于两家医院的手术过错,因此才请求法院支持8万元精神抚慰金。

双方因对赔偿金额未达成共识,法官并未当庭作出审判。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