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老党员炮轰面子判决书称漯河两级法院变成“面具”加工厂

    2011-04-06 22:00    来源:未知 http://kuaixunshe.com

    已有40年党龄的老党员张国胜最近正在赶制面具,打算将这些面具送给漯河市中级法院和召陵区法院,就连省高级法院也预备了一副。他说,如果省高院还维护下级法院的面子也送给高院一副。

法院判决照顾了谁的面子?

      张国胜介绍说,1969年参加工作,曾任漯河市公路运输管理处书记、处长,已于2003年辞去职务,从部队到地方,无数次立功受奖,从没有受过任何处分。      
而自2006年7月,漯河市召陵区检察院以非法收费、玩忽职守对张国胜立案后从无间断过上访。2007年3月召陵区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向召陵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三审,他三次上诉,两次申诉,漯河中院两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2009年9月16日,漯河中院在没有新的证据情况下,却裁定张国胜有罪,免于刑事处罚。目前张国胜已把申诉状递交省高级法院。
虽然免于刑事处罚,但对张国胜这样一个视名誉、气节为生命的人来说,无异是个沉重的打击。张一向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完美的人生不愿留任何污点。“我当然不服这样的判决!”
      更让张国胜气愤的是,他在漯河市区两级法院都得到一样的回答:“法院要给检察院面子,虽然定了罪,但免于刑事处罚,也给了你面子。”张国胜认为,没给他个人一点面子,反而是牺牲自己的利益给了检察院和法院面子,法院分明是面子加工厂。

10万元敲诈证据爆出检察院立案黑幕
   
  那么一向奉公守法的张国胜为什么突然被检察院盯上?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召陵区检察院自己最为清楚,不过坊间一致流传的说法是这样的,召陵区是个新成立的区,成立之初召陵区检察院没办公楼,为了尽快建起办公楼便打起了各有钱单位的歪主意。


      果然,召陵区检察院的办公楼先于其它单位高高耸起,编制不足50人的小小检察院,建起了比漯河市四大班子还豪华气派,总面积6600多平方,人均120多平方的大楼。

      张国胜辞职后,2006年11月召陵检察院检察长效广林在没有任何举报的情况下,派人多次到张的单位说张国胜有严重问题,以办案为名索要钱财,冻结账户,并公开讲,“少于50万不拉到,要出够钱,真有事也就没事了”。由于张坚决反对,漯河市运管处没有满足召陵检察院的贪欲,到提起公诉时只得到了十万元(有票据为证,另收张个人现金3千元)。“连检察院的面子都不给”,召陵区检察院岂能善罢甘休。
立张国胜的案子也就是自然的事了。
据张国胜介绍,其实,辖区内哪个单位有钱,召陵检察院都会上门以各种名目索要,不给钱就找事儿,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到底谁在滥用职权?

      那么,召陵区检察院说张国胜滥用职权的借口是啥?这要从全国运管部门代开运输发票说起。
从1996年至2003年7月份,全国范围内各运输公司都是从当地运管部门开票。河南也不例外,省交通厅与省地税局联合下文授权地市运管机构,然后同级地税局再委运管机构代开运输发票。
在此背景下,张国胜任处长期间漯河市运管处获得了授权和委托,并按照上级规定规范了开票业务,严格按照规章行事,多次受到上级和同级地税部门的好评。

      2005年成立的召陵区检察院因没达到自己敲诈50万元的目的,鸡蛋里挑骨头以手中职权报复起诉。
在张案中,上下左右(张的上级和下属均有多人,地税局委托代开票,国税局直接抵扣)没有追究一个人的责任,甚至连个批平教育都没有,唯独张犯了罪,实在让人难以理解。此外,漯河市运管处代开发票,张本人和单位没有额外多收取一分钱,滥用职权从何谈起?

                 阴阳两份“取保候审书”

      在这起案件中,张国胜有阴阳两份“取保候审书”。呈法院卷宗一份是钱保,应付上级检查的一份是人保,编造个假担保人耿慧丽,至今张也没搞清楚给自己担保的耿慧丽是何人。
此外,在召陵区检察院所收集证据中,多处令人啼笑皆非。如出现一个月37日、38日;周口市所开发票,以及张国胜任职前和辞职后所开的票都记在了张国胜的名下,诸如此类。这样做是何目的?

      张国胜于2003年3月辞职,代征税款业务也于2003年7月全省取消,召陵区检察院在2007年7月,时隔多年后对张起诉其司马昭之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张国胜说,由于受不了被确定为犯罪嫌疑人起诉的人格污辱,从立案开始,他就以多种渠道向上级反映。 “如果他们眼里只有钱而漠视了法律,必然会制造出冤假错案,这样下去,只会将好人逼上梁山——举状进京”。

来源:公益维权网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