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湖南株洲村民为阻止强拆自焚 法院称已中止拆迁

    2011-04-25 07:48    来源:未知 http://kuaixunshe.com

 

转播到腾讯微博
汪家正点燃液体,从房顶滚落地面。(视频截图)

 

汪家正点燃液体,从房顶滚落地面。(视频截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已中止强拆程序的汪家。言实 摄

 

已中止强拆程序的汪家。言实 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汪家试图用墙壁上的文件来保护自己的家园,但悲剧还是发生了。言实 摄

 

 

汪家试图用墙壁上的文件来保护自己的家园,但悲剧还是发生了。言实 摄

人民网长沙4月24日电 (记者 吴向家)地面是数百人的强拆队伍,挖掘机从画面左方开来,铲斗挥舞;屋顶是抗争的父子,眼看自家的房子就要被挖掘机铲掉时,58岁的汪家正在房顶点火自焚,场面堪比江西宜黄自焚现场。4月22日上午8时30分许,株洲市云龙示范区学林办事处横石村,58岁的农民汪家正为阻止强拆,在自家房顶点燃身体,顿时变成的“火人”汪家正最终从五六米高的房顶摔至地面,场面惨烈。这段时长不超过三分钟的视频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4月24日,该拆迁的司法执行主体株洲市荷塘区人民法院就此作出说明,表示引发该事件的核心问题是拆迁补偿。事件发生后,法院即刻中止了强制拆迁程序。目前,正全力救治伤者,但自焚者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据荷塘区法院介绍,株洲市铁道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新建项目是株洲市为发展职业教育事业而实施的公益性工程。该项目自2009年实施以来,得到了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等部门的重视和支持,其用地经省人民政府批准,有相关土地许可批文,征用手续合法,补偿工作到位,得到了当地绝大多数群众的配合和支持,目前已搬迁涉拆户268户,拆除房屋410栋。但汪家正等10户以补偿标准太低为由拒绝搬迁腾地,直接影响了项目进度,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并将导致新生今年下半年无法如期入学。

自焚者的女儿汪海燕向记者描述, 4月22日凌晨5时许,其母言竹根、弟媳胡灵芝带着侄儿在家中睡觉,“一两百人的执迁队伍破门进入,把我妈、弟媳强行拉出去,把才8个月大的侄儿扔在地上不管。”

当晚并未宿在此处的父亲汪家正和弟弟汪红宇闻讯后赶到现场,双双爬上房顶,其中父亲汪家正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汽油瓶。

但拆迁并未因此而停止,直至上午8点30分左右自焚事件发生。“我父亲是在挖掘机已经挖到楼下的情况下被迫点火自焚的,视频是最好的证据。”汪海燕说。

荷塘区法院的回应称,征地拆迁指挥部从2009年11月起十余次到汪家正等拆迁户家中进行政策宣传解释和商议其房屋拆迁事宜,多次协商未果。株洲市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12月25日对汪家正等户依法下达《限期腾地通知书》,但被申请执行人未在法定期限内履行腾地义务。经株洲市国土资源局申请,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于2011年3月15日将该案移交株洲市荷塘区人民法院执行。该院在2011年4月12日依法作出行政裁定,被执行人仍未履行腾地义务,决定4月22日依法对汪家正房屋进行司法强制执行。

4月22日上午,荷塘区人民法院依法进行司法强拆。在法律宣传的过程中,为防止爬上楼顶的汪家正父子掉下造成伤害,安排了一台铲土机搬运松土,铺在汪家楼下水泥地上。对话过程中,汪家正突然情绪失控,8点40分左右,在往身上浇汽油的过程中,不慎摔倒,身上突然起火(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并从楼顶滚落到地面。现场工作人员迅速上前扑火,在遭其侄子二人强行抢夺灭火器和担架的情况下,以最快速度灭火并将伤者送至医院救治。

荷塘区法院表示,引发该事件的核心问题是拆迁补偿。据了解,汪家正房屋认定合法面积为280.03平方米,可获得房屋征购等费用35万元以上。同时,按征拆安置政策,其家可按远低于建设成本价购买安置房,他家只须从补偿安置费中拿出14万余元即可获得240平方米的安置房。事件发生后,荷塘区法院即刻中止强制拆迁程序。

汪家正当即被送往株洲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紧急抢救。据汪海燕介绍,送到中医院后,政府又紧急从长沙的湘雅医院请来五位专家、教授,一起为父亲会诊。医生告诉她,父亲的烧伤面积达百分之七八十,肺、肝、脾部受到损坏,并有吸入性损伤,另外还有多处严重骨折。“医生说,父亲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还说即使抢救过来了,以后也可能是植物人。”

4月24日下午,株洲市田心公安分局一副局长赶到株洲市中医院询问汪家正的病情,但不准守在门外的记者进去探望。“而且现在医院也不让我们进了。每天家属就在医院门口守着。”汪海燕无奈地告诉记者。

文章来源:人民网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