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内蒙古丰镇市工业园污染严重村民生存难

    2011-05-03 07:47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http://kuaixunshe.com

近年来,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深入实施,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些矿产资源丰富的旗县所取得的发展成就有目共睹。为协调好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自治区政府出台多部涵盖环保和农业的法律条例,防止各地方在工业化过程中破坏环境,造成污染。然而记者多次接到举报,自治区个别地方的基层政府及有关部门并未严格实施相关法律规定,无视污染,违规操作,导致当地环境遭受极大破坏。近日,记者根据掌握的线索,对丰镇市五台洼村进行了走访调查,并对调查结果进行详实报道。   
丰镇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南部,矿藏丰富,是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近年来,该市依托资源优势优化投资环境,开展招商引资工作,经济建设取得长足发展。从2004年起,该市连续被评为“中国西部百强县市”。

  然而,“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的光环并没有让这里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很多村民正面临着生存的“囚徒困境”。记者在位于丰镇市五台洼村的高载能工业园采访过程中发现,当地的环境污染问题相当严重,已经严重影响到村民生产生活。

 触目惊心  浓烟“吞噬”了阳光

    318日,记者来到位于新城湾乡五台洼村的高载能工业园区。“我们这里一年到头没几天能够见着太阳,”在工业园区内,一位五台洼村村民得知记者身份后第一句话这样说。

  

    记者在该工业园区内所见到的景象,足以让记者相信此话毫不夸张。

  隔着公路两旁工厂的铁栅门望进去,记者看见里面分布着简易的厂房。在空旷地带堆放着大量各种颜色的矿物原料。工厂里烟囱密集,机器轰鸣。一股股废气源源不断排放出来,将整个工业园区笼罩在刺鼻烟雾里。

   

  在一家名为“晋发铁合金有限公司”的厂区外面记者看到,庞大的煤堆中不断冒着白烟,浮在空气中犹如浓雾。煤堆不远处的一个厂房后面,一股白色浓烟贴着地面缓慢腾起。紧挨厂房的空旷场地上,一大片黑色浓烟不断从矿物堆上升起,在周边大片区域里缭绕着。

  

 

   据村民反映说,目前入驻工业园的企业有27家,大部分都是生产硅锰合金和镍铁,还有三家氟化工企业和三家电极糊厂。这些企业占用了村里绝大多数土地,且均为高温污染高耗能的企业。这些企业目前共有矿热炉40余台,每天排放大量的废气和粉尘,是导致当地空气质量严重恶化的罪魁祸首。

  “一天到晚不停地冒烟,一年到头都这样。搞得我们这里的空气污染太严重了,空气能把人呛死!”当地一位居民抱怨说。

  

 

    记者观察发现,该工业园区内化工企业数量众多的烟囱,以及露天堆放的经过粗加工的矿物材料,同时向空气中排放着大量携带粉尘的有毒气体,在上空中悬浮着,能见度极低。当地居民说他们一年之中很难见到太阳,绝非危言耸听。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才发现,被污染得面目全非的除了这里的天空外,还有土地。

  

              匪夷所思  污水“闲置”了土地

  在工业园区内记者看到,众多工厂的围墙把周围土地分割成杂乱无章的小块。远处大片土地上,没有种任何庄稼,零零星星散布着树木和一堆堆大小不一的工业垃圾和生活垃圾。

          

  

    在一个叫做“神龙煤场”厂区旁边的荒地上,一群绵羊正在吃草,身上的毛都是灰黑色的。放羊的农民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记者好奇地指着荒置的土地问:“这些地怎么没人种?”这位农民说:“这些都是村委会征收过的土地,农民没权利耕种了。”

  同时这位村民反映,村民们没有被征收的土地,因为遭受污染也已无法耕种。          

 

  记者跟随这位农民来到一片未被征收的耕地上。地上到处堆满了废弃的化工原料,颜色有黑有绿,塑料袋等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据这位农民说,这些垃圾都是工业园里的工厂私自堆放的,村委会和相关部门对此不闻不问。

  “破坏成这样,能长庄稼吗?”这位农民这样反问记者,神情无奈。

    在附近的一片林地里,成堆的废弃的矿渣矿石绵延很远。流经林地的一条小河水质浑浊,河床上铺满一层绿色矿渣。在林地边缘,记者看到一条砖砌的排污渠里,不断流出黑色污水,在林地中形成大片沼泽,散发着异臭。记者顺着排污渠往上走,才发现这个排污渠原来是一家名为“内蒙古兴隆化工有限公司”工厂的排污口,只见三个二十公分粗的白色软管里不断刺鼻的污水。

 

  

 

    在不远处的“内蒙古三爱富氟化工有限公司”工厂后面,记者看到了更为让人震惊的景象。该化工厂甚至连排污渠也没有,污水直接从从围墙底部的暗管排出,直接流在土地上,冲击成一个大水坑,污水泛着厚厚的白色泡沫向四处蔓延,形同沼泽。

  邻近的几家工厂所排放的大量污水聚集成河,向低洼处流走,水面上漂浮着一层白色污物。污水在工业园区后的土地上汇聚成个一公顷大小的水潭,污水同样是白色。

  在去五台洼村庄路上,记者看到一个黑色的污水池旁,一根木杆上固定着个标识牌,上面写着:“池内水深严禁跨越”。

来到五台洼村,污染情况更为棘手……

 

              痛心疾首 “河流”“漫过”了村庄

  五台洼村处在工业园下游百米处,有1400多名群众。一路走来发现,工业园的污水沿道路一直流进村里,致使道路泥泞不便行走。在村子中部一低洼处,污水囤积在此,村民只能沿着路边稍高的墙脚小心走过。记者发现整个村子的路几乎都被污水“侵蚀”了,大大小小的水坑也随处可见。而水坑旁大多是牲口圈舍和村民的房屋。在一个村民的院落旁,记者看到一个十几平方的大水坑,四周用石头围着。水坑旁土筑的院墙已经倒塌。

  院落主人告诉记者,垒着石头是防止污水流到自家院子里。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村里没有排水设施,污水就沿巷道随意流。村民也多次向上级反映情况,始终没有回音。

    

 

  据一位村民讲,去年村民们曾委托大同市卫生监测检验中心专门对村里的水质进行检验,结果有三项指标(总硬度、氧化物、碳酸盐)不合格。最近当地政府才迫于压力,给村里供上了自来水,不过在此之前村民们却饮用此水已近十年。

  在村子另一侧,一条土路的入村处,村民用一道半米高的土梁阻挡污水。记者看到,整条道路积满淤泥,道路远处一位出行村民的摩托车在淤泥中熄火了,在行人的帮助下才脱离困境。

  “我们不光光出行不便,污水流到村里带来垃圾,导致村里卫生环境差到极点!

  “去年7月,近处一家铁合金厂发生爆炸,震破了村里24户人家的玻璃,幸亏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人还是提心吊胆的。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不知道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这是当地村民的心声。

 

               万般无奈  经济“抢占”了幸福

  在记者采访中,一个村民说:“早知道搞这个工业园这么糟践人,当初还不如不搞!现在我们没了耕地,没有稳定收入,还要遭罪!

  “搞不搞也不是村民说了能算的!他们(村委会)不征求村民意见,就直接用铲车和推土机把农民耕地摧毁了。”一同接受采访的村民对记者说。

  记者了解到,03年征地时,五台洼村委会一直没有向村民公示征地补偿方案以及相关事项,补偿的标准也是由村委会自己制定的,没有跟村民签订任何补偿协议。

  “没法种地,我们只能靠土地补偿金过日子!后来村民意见大了,村里又给一些村民办了低保。而享受低保的农户,大都跟村委会干部关系都比较好!”一位村民向记者透露。

  “现在过得人心不安!村干部只知道当官,从不考虑村民将来的生活。”当地一位失地农民这样告诉记者,他身后不远处,之前是他承包耕种的土地,现在已经被铁丝网圈住,长满野草。他还说,从工业园兴建以来,村干部一个个都变得有钱了。

  经引荐,记者从一位知情村民那里了解到,五台洼村的财务以及集体资产使用情况。该村民向记者透露,村集体设施被占用后的补偿款,据说有200余万元,村民从未分得一分钱,也无法得知这笔款项的使用情况。在去年,经村民向上级反映,乡政府才派人到村里查了一次帐,其结果却是,账目公正,没有问题。而账目凭证不过是村委会公款吃喝娱乐的白头条。村民对此意见很大,屡次要求村委会给个交代,却被敷衍了事。而一些曾就此问题进行过上访的村民代表,后来不知何故也不再过问此事了。

  据了解,国家相关法律明文规定,要求对失地农民进行妥善安置。可是当地村民向记者反映的情况却是,他们并没有享受相应的安置政策,就业问题并未得到妥善解决。

采访结束返回的路上,记者看到进入工业园的公路旁,大片的林地中几辆装载机在横冲直撞,大量枝繁叶茂的林木被摧毁。林地四周工人们正在砌围墙。据记者了解,当地政府还在不断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将来会有更多的企业前来投资建厂。

  

    工业园的工业化在大刀阔斧地前行,但是经济增速报“喜”,难掩污染之“忧”,当地“大跃进”式的经济发展背后埋藏着巨大的环境健康隐患。希望当地相关部门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兼顾下污染治理工作,使“西部百强县市”能让生活更美好!  (记者 马群 报道)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