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山东临朐强行占地 村民失地陷入绝境

    2012-01-12 10:50    来源:中国企业新闻网 http://kuaixunshe.com
    山东省临朐县城关街道粟山村村民称今年年初以来,在该县县政府的操纵下,村支部书记刘守富以权钱交易的手段,打着兴办学校的旗号,违规占地搞商业开发,强行收走农民耕地拆除农民住宅,激起群众极大愤怒,上访告状不断。时至今日,教育园区没有修建起来,失地村民的生活来源已成问题。

12月13日至14日,记者前往临朐县展开调查。

                          “占地”“强拆”“株连” 无所不用其极

一抵达粟山社区下属的申家庄,记者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一大块土地上,杂草枯黄,地头堆积着被砍伐后枯死的树干、树枝,瓦块、砖头一地,一片废墟!

  

“在政府没有强拆之前,这里都是成林的樱桃树!”一位王姓村民气愤地回忆说,“一期搬迁工程刚一开始,临朐县政府不顾我们村民的反对呼声,对樱桃果园里的樱桃树、以及冬暖大棚、水井和管理房等种植配套设施进行强行评估,并在短短二十天里,迅速将156户,共计272.62亩樱桃果园铲为平地!”

据了解,粟山社区内有住户670户,共计2700人,耕地面积为1227亩。2010年4月,临朐县政府决定在粟山社区打造临朐县城北教育园区,所占用地包括耕地和宅基地在内共计500余亩。就在当月,临朐县政府启动了前期搬迁工程。工程分为两期进行,第一期是搬迁辖区内申家庄的樱桃果园、企业和经营业户;第二期于2011年2月开始,搬迁辖区内申家庄和胡家庄两个自然村的332户住户。

“说是搬迁,其实就是强拆!”所谓的第二期“搬迁”对当地村民来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2011年3月,临朐县政府启动二期搬迁工程,对我们的住房进行评估。为了扫除障碍,他们对90%以上的户都采取了‘株连式’和‘逼迫式’手段,低价评估我们的房屋,使广大村民们叫哭连天,饭吃不下,觉睡不着!”

“这还算轻的,更恐怖的是他们采取的卑鄙暴力手段”!这位村民回忆道,“2011年5月23日零点10分左右,他们对我村不愿意评估拆迁的村民张建庄等多户村民,实行用石块砸碎了他们的厦子和门窗玻璃,并同时砍伐了他们承包的处于盛果期的樱桃树21棵。因为抵制评估,张建武、张德亮、张建国和胥安民等数十名村民的亲属在工作单位先后遭受停职,其工作单位还不约而同要求,接受评估之后才能上班……”

凡此种种,记者看到的是一个“强拆、株连、恐吓”无所不用其极的恐怖征地拆迁!更甚者,是置村民补偿、安置于不顾的强拆行径!

                               补偿虚有其名 安置更无下文

举报人张建庄感慨地向记者叙述道,“我种植的一亩多樱桃树已经有4年了,再过一年就可以结果了,可今年春天硬是被上面派人给砍了!一棵树只给补偿500元!要是不砍,我一棵树一年卖樱桃也能卖500元啊,年年有收入!这几年的心血栽培就值这么一点钱!” 张建庄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我们种的是樱桃树,但是土地补偿费却是按粮食的价格来的!”一位李姓村民忿忿不平,“樱桃园的补偿是按照每亩每年950斤玉米、950斤小麦的标准,折合成人民币之后补偿给村民,补偿期限为三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邻村村民每亩果园在2011年的收入就有5到10万!”

记者查阅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规定,“征用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其中,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为该耕地被征用前3年平均年产值的6-10倍。”

无疑,临朐县政府的土地补偿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规定。

“表面上看是补偿,实际上是以租代征!”国土部一位资深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地方如此做,就是为了达到规避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规避依法缴纳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规避依法进行征地补偿和安置,规避履行耕地占补平衡法定义务,擅自扩大建设用地规模等目的。

专家说早在2005年8月,国土资源部下就发了《关于坚决制止“以租代征”违法违规用地行为的紧急通知》,“临朐县是明知故犯,严重违反了《土地管理法》。”

此外,《山东省土地征收管理办法》规定了被征收土地农民应当纳入失业登记范围和就业服务体系,然而据当地村民反映,临朐县政府在保障资金、技能培训、安排就业等失地保障的具体工作至今没有加以落实。

据记者了解,申家庄有135户人家,400亩地,人均只有4分地。失地的农民如今既得不到合理补偿,又没有相关安置,可以说是陷入死境。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当地父母官如此胆大妄为,知法犯法?

                                 上包庇下舞弊 欲置法律于何地?

究其根源,是“利益”二字!

据了解,兴建学校当初选址并不在粟山社区,之所以后来改变选址,这主要由于粟山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刘守富的争取。难道刘守富热心教育事业?

“不!他是因为经济利益。”村民一语道破!

一位刘姓村民向记者展示了《粟山社区居委会关于申报拆迁留用土地的申请报告》。报告中反映,刘守富以粟山社区资金紧张为由,向粟山片区建设指挥部申请将教育园区所占用地的50%用于社区事业。《申请报告》最后关于用地规划意向的内容,除了修建少数老年安置房之外,基本上与修建楼盘、商业街、饭店、宾馆和酒楼等商业开发项目有关。

记者了解到,粟山社区生源稀少,辖区内的中小学已经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修建教育园区根本不切实际。试想,如果上述《申请报告》得到批准,那么也就意味着刘守富和临朐县政府之间,私下早已达成协议,教育园区项目只不过是商业开发的“幌子”。

村民对此一直坚持向上反映。自2010年起,张建庄等粟山社区村民以《土地管理法》中第四十三条和四十五条的规定,“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占用基本农田以外耕地在三十五公顷以内,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并报国务院备案”为“武器”,积极向山东省政府及有关部门及国家反映,并对临朐县政府是否涉嫌违法占地提出质疑。

记者从村民张建庄手中得到一份山东省农业厅于2011年4月27日下发的《突出信访问题督办函》复印件。《督办函》上显示,要求潍坊市农业局责成临朐县农业局和城关街道办事处对占地一事进行调查处理。

当记者问城关街道办徐副主任,“建学校的项目有没有发改委立项和规划?哪里审批的?”

其回复说,“这里要新建一个综合高中,是年初临朐县两会上定的今年要为民兴办的‘十大实事’之一。建学校的手续正在办理审批中。省国土厅有占地批文,第一次批了150多亩,第二次批了300多亩,一共是500亩。”可徐副主任拿出的占地批复是山东省政府的一份批准占用耕地仅为1.3公顷的文件,没有土地证,他说“土地证正在办理当中”。

按照《物权法》的规定,村民的房屋都受法律保护。然而对于强拆一些村民房屋一事,徐副主任则将强拆的房屋都理所应当地归结为“违章建筑”。申家庄村民王立太在路边开了一个五金店,临朐县政府强拆五金店之后,补偿了王立太七万多元。

记者就该事询问徐副主任“既然是违章建筑,为什么多年不拆,现在拆了反而还要补偿?”

徐副主任顿时无言以对。

“拆迁占地是否经过党员代表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记者问。

徐副主任说,开过会,并拿出了会议记录给记者看。记者看到,与数百户村民利益攸关的重要会议,竟然没有记录在笔记本上,而只是在几页纸上潦草地做了记录,而且记录不全,开会时间地点不清楚,更没有列举支持会议的人和参会人员名单。

记者随后与张建庄等村民核实,是否开过这样的会议,由大家议决,张等几人都说,没有开过,就没有听说过到村里开过什么会。

改革开放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农村和农民在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今年“两会”以来,各项惠农政策更加深入人心。可是在山东省临朐县城关街道粟山村,我们看到的却是县政府伙同村支书,漠视国家法律法规,大肆挥霍村民的口粮田,将村民逼入绝境!

对此,记者将继续予以报道。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