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非法圈地以租代征 强制拆迁不给补偿

    2013-04-03 20:44    来源:消费日报网 http://kuaixunshe.com

(■ 图 村民提供的图片可清楚看到这是庄稼地,现已被政府建成安置房。右下图)

   非法用地问题,中央三令五申,党纪国法昭然。然而在一些地方,领导的看法比国法更有权威,官员的行为比规定更加管用。本应作为执法者的政府和官员,通过职权将法令的约束性消解于无形。一些人不仅放任违法行为,自己甚至充当了违法违规的“带头大哥”,折射出权比法大的不良现象。去年5月,在国土资源部的通报中也暴露了同样的问题:非法用地之所以屡禁不止,愈演愈烈,一个重要根源就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员自己也是参与者,成为了极其有力的幕后推手和权利推手。然而,在利益驱动下,一些地方非法占用农村集体土地的行为时有发生。

  近日,记者不断接到南阳市新野县上港乡宅子村村民们的举报,称上港乡政府在土地没有取得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以建设新农村为幌子,强征一百多亩可耕地,取而代之的是“上港乡宅子新型社区”项目,该项目未批先建、占地以租代征,工程至今都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当地各级政府对老百姓所反映的问题均视而不见,甚至还包庇纵容。

  2013年3月9日,记者前往南阳市新野县上港乡宅子村,村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在一栋两层楼房前,记者见到赵秀和孩子正在往外搬运东西,男主人李天成正在拆卸门窗,打过招呼后,李天成告诉记者:明天就要来人拆了,得赶紧搬,要不然东西就被埋里面了,门窗拆下来看有谁要不,能卖点是点;但被问及房子盖了多长时间时,赵秀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嚎啕大哭。李天成看了妻子一眼,眼圈一红,随即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泪水说:“这房子才盖一年多,辛苦大辈子就盖了这么栋房,乡政府派人来,说我的房子是违章建筑,还是危房,必须得拆;我因为以前房子太破,所以才在我老宅基地上重新盖了,怎么就成违章建筑了?可乡里领导却不给解释,只是说,让你拆你就拆,赶紧搬东西,要不然一件都搬不出来,辛苦攒了大半辈子的血汗钱一下子说没就没了。我们都是些平民百姓,也只能忍了。”

  村民们听说记者是来了解违法占地事宜的,纷纷围了上来,向记者诉说着自家耕地的遭遇。随后,村民们带领记者来到“上港乡宅子新型社区”,记者看到,所有安置房已基本竣工,有几户人家已经入住,谈及入住情况,王俊才告诉记者,房子被拆了,不得已才搬过来。可情况跟政府承诺的完全不一样,房子内外还得自己粉刷,到现在连水电都没有,吃饭都成问题;而且,乡里根本就不从每户的实际情况出发,不管人多人少,统一都是一套,等子女们成家后我们老的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据村民们讲,因大桥路西延工程开工建设,所以才征用老百姓的土地,老百姓也都非常的支持。可乡里却伙同村干部乘机打着政府工程的名义,大肆圈地,私自扩大道路面积,乡政府一开始说道路是80米宽,后来又说65米宽,现在又说80-100米宽,而老百姓从政府工程招标网看到的却是42米,村民们前往乡里核实情况,当晚便遭到一群不明身份人的威逼恐吓,声称如果进行阻挠的话,小心你们的人生安全,并告诉村民,工程是县里让建的,有县里的会议纪要。

(■ 网页截图 招标网第四条显示:西延工程道路最宽为42米)   

    村民们还告诉记者,针对拆迁,乡政府和村委一不开会,二不通知,说拆就拆;乡拆迁办主任张海鹏曾指着村民的鼻子说:说你碍事就碍事,不管你房子挡不挡路都得拆,告也白告。2012年春节后,乡政府未按法律程序发布公告,在没有取得土地使用证的情况下,村支书王才伙同王海鹏,未经村民大会同意,擅自带领施工队将正在耕种的土地强行霸占,村民多次向乡政府、县政府反映,却无人受理,2012年7月4日上午,当村民前往制止违法施工时,王才和张海鹏召集了六十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手持棍棒和砍刀,亲自指挥对村民们进行殴打,导致多人不同程度受伤,而凶手至今都逍遥法外。村里被涉及到的住户总共是74户,而乡里却征用了100多亩土地。除去安置房所用二十多亩外,剩下的都被开发成商品房进行销售。另外,老百姓的房子虽然被拆了,可到现在一分钱都没领到,乡干部给出的回答是:先拆不赔,补偿款算到购房款里。

  据知情人透露:政府给每户的补偿款是580元/㎡,除去拆迁费80元/㎡,就剩下500元/㎡了,如果按每户200㎡面积计算,补偿款总共才10万,而安置房最低售价是17万一套;也就是说,村民们要想住进去的话,最少还要掏7-8万才行,这对于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百姓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可你要是不多掏的话就意味着无家可归。对于耕地补偿,乡里是按一亩地1000元一年进行租赁,而开发商对老百姓讲:地是他们花9万一亩买的。而且,乡政府将道路私自加宽的目的,就是想把道路两边开发成门面房进行销售牟利。村民们多次向乡政府及县政府反映,一直都没结果,去县国土局、规划局反映,也是不了了之。

  随后,在村民们提供的“新野县上港乡宅子村新型社区一期工程”的宣传彩页上,记者赫然看到:100-165㎡纯板华火热发售……醒目大字。

  3月10日,周日,上午9时,李天成打电话给记者:“房子今天上午就开始拆了,唉……!”沉默半晌后又说:“好好的房子,咋能说拆就拆呢?”但记者赶到时,拆除工作已经开始。现场,一群人默默地看着挖掘机进行着拆除作业,谁都没说一句话,而赵秀则在旁不停的哭泣着。近三十分钟的时间里,记者只能无奈的看着房子被拆,却不知如何去安慰李天成夫妇俩。

(■ 图:李天成刚盖一年的房子,门窗刚卸完)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