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关于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医院草菅人命、掩盖真相的举报材料

    2012-09-12 08:24    来源:未知 http://kuaixunshe.com
  患者胡秋菊(以下称患者),女、1982年生,家住成都市龙泉驿区滨河北街,于2011年12月30日因双胞胎入住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医院妇产科待产,入院诊断“双活胎待产”,胎心分别为140和138,下午6点10分,院方告诉家属:有一婴儿死亡,且患者腹腔已被大面积感染。家属要求查看病历,遭到拒绝,至2012年8月8日,患者给成都市长信箱反映此事后,8月17日才看到病历,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医院草菅人命、掩盖真相的丑恶嘴脸由此暴露在世人面前:

  1、         患者作为近30岁的双胞胎高危妊娠孕妇,诊疗规定,附件(卵巢)应当是一项必检项目,且在病历当中的报告单证明,该患者于2011年7月5日就曾经来过龙泉驿区人民医院妇产科做过检查,就连肝、胆、胰、脾、肾、膀胱都做了检查,为何单单漏检附件(卵巢)一项,从而最终致使囊肿破裂,感染整个腹腔,一直到了2011年12月30日下午的破腹产时,在手术台上才发现这一严重后果,致使该危害后果进一步扩大,且后续治疗相当复杂,耗资巨大,正是因为这起典型的漏诊行为造成的严重后果,对此,龙泉驿区人民医院应当负全责;2、       产检后期,患者三次打电话申请龙泉驿区人民医院随访,是因为该医院的产检室设在医院门诊部三楼,并且没有电梯,对于一个身高1。66米,体重180斤,腰围3。8尺的双胞胎高危孕妇,要爬上48级台阶,在后期是根本无法上楼的,医院对此也没有回复采取任何相应的保障措施;3、       2011年12月30日(以下称当天)早上,患者9点10分到了住院部妇产科,在走廊里等待了足足1小时零40分钟,至10点50分才住进医院,期间无人问津;4、       当天早上住院时,患者家属问妇产科护士有没有单间病房,她们开始说没有,后听说是某某医生的熟人,又马上改口说有单间病房,且做了安排;5、       当天上午做胎心监测时,几次找不到医生护士,并且在胎监报告单上没有值班护士的签名,也没有做评分,更离谱的是同样的两份胎监报告单上为何是两个医生(马倩和章英英)的签名,且签名截然相反:一个是“有反应”,一个是“无反应”,这是典型的涉嫌伪造病历;6、       当天上午10点54分,由于患者行动已经极为不便,主刀医生章英英给B超室打电话,叫来人到住院部给患者打B超,但B超室医生却最终没有过来;7、       当天下午3点半,B超室医生发现一个胎儿没有胎心时,当面就随口告诉了还躺在B超室床上的胡秋菊,导致她当场伤心欲绝,情绪几度失控,十分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在手术中造成大出血而危及生命,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应当避免对病人造成不利后果”,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应该直接告诉病人的,8、       当天下午手术前,患者家属再三要求院方尽一切可能抢救,而在手术过程上,医院为何至始至终没有任何抢救措施?

  9、       当天在剖腹产手术过程中,主刀医生章英英两次通知儿科医生过来抢救,然而儿科医生却在长达2个多小时的手术结束时才出现在手术现场,这时已经到了下午6点过了;这些在病历中为何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的记载;按照诊疗规定,必须要抢救!

  10、       当天下午在手术开始半个多小时后,主刀医生章英英却置患者母子三人的生命于不顾,擅自脱离岗位跑出去了;11、       2011年12月30日的医嘱单时间混乱,时间前后顺序多处颠倒,明显涉嫌伪造病历,发映出工作人员工作态度散漫、松懈、随意和不负责;12、       第二天凌晨3:30分,患者的液体输完了,家属跑遍了整个3楼妇产科,叫了半个多小时的医生护士来取一下针头,却不见一个人影,最后好不容易在医生值班室碰见一个叫马倩的医生,她却说“这个30床的病人不归我管!”

  13、       到了第二天即12月31日上午,医生喊患者家属在病历上签字时,却要求全部签成12月30日;14、       患者在第二天早上(2011年12月31日)醒来,问医生小孩在哪儿?医生却撒谎说“你儿子已经死了七八天了”,患者及其家属、亲朋好友至今也都信以为真了,一直到了2012年的8月17日下午,封存病历时偶然看到事发当天即2011年12月30日上午的胎心监测报告及其原始图像时才知道事件的真相,原来医院竟然隐瞒真相长达近八个月之久,明明小孩在入院时是活的好好地(有入院、出院报告、胎心监测报告及其原始图像为证),甚至于双胞胎的胎心都分别是140和138,凭什么还要撒谎说“死了7、8天了”;15、       在住院期间,由于病房厕所从一开始就没有水,患者家属多次找医生、护士、院长办公室、相关领导,都没有得到解决,最终是在第6天打了12345市长热线,才喊来维修工维修,可是第二天患者就出院了;16、       既然没有做尸检,院方为何单方面的就认为“考虑该男婴并非短时间内死亡”(原话见医患沟通记录二),妄下结论,从而误导,甚至于欺骗患者家属,说什么“死了7、8天了”;17、       既然龙泉驿区医院儿科没有病房,医院为何不提前做好安排,或者直接转院到上级医院做剖腹产手术,导致患者刚刚出生的大儿子为等待病房、联系上级医院,在风雪交加的三九寒夜中,来回折腾了6个多小时才转院到成都市儿童中心医院,可见医院没有做任何准备工作,根本没有任何责任心;18、       2011年12月31日上午(即事发第二天),医生给患者家属拿来一个工作笔记本要求签字(在病历中却没有发现这个工作笔记本),家属发现写满若干页死亡婴儿的名字(医院极有可能多次把死婴当死胎处理,层层瞒报事件真相),其中仅12月大概就有5、6个,家属当时就感到无比震惊,该工作笔记本随后被医生收走,希望有关部门深入调查事件真相,揭开这所“死亡医院”的真正面纱;19、       至今医院为何还在隐瞒病历,封存的是87页,给患者的却只有80页,据调查,其所谓的主观病历根本就不存在。院方至今到底还在故意隐瞒什么,这难倒不是“躲猫猫”吗?这是典型的隐匿病历行为;20、       2012年8月20日下午4点钟,患者家属在知道事件真相后找到龙泉驿区人民医院院长刘忠,质问医生为何“手术台上不抢救?”时,刘忠却说什么“我经常教导我的员工们,对于那些没有抢救价值的病人,我就喊他们不要抢救了,以免浪费国家资源!”,且看,这就是这些平时口口声声“以病人为中心”、以救死扶伤为宗旨的“人民医院”的医生的出发点!真是玷污、枉费了“人民”二字!他们平时冠冕堂皇、口口声声的人道主义到底在哪里?!敢问刘院长赐教“到底哪些病人是你认为值得抢救的,而哪些病人又是你认为不值得抢救的?!”,希望那些“包青天”来查查这些庸医到底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患者家属在第二天签字时,看到在一个工作笔记本上已经是满满的若干页写着死亡婴儿的名字);刘更嚣张的是:当患者家属说“要找卫生局反应情况”时,刘却说“不用找了,我明确地告诉你,我都在卫生局那边挂了个副局长,你还能咋样?!”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