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重庆:新挖掘机频出故障要求退货遭到拒绝

    2012-08-15 06:58    来源:中国焦点新闻网 http://kuaixunshe.com

    ——外地来渝购“徐工牌”挖掘机做工钱没了车没了还将成被告

    家住安徽省合肥市的梁端玉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重庆做工,在重庆智邦集团公司购买了一台“徐工牌”挖掘机,原本想用这台挖掘机去工地做工挣钱的他,却遇上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

    7月27日,被逼无奈的梁端玉向记者诉苦道:“我东拼西凑来的钱买这挖掘机快4个月了,挖掘机经常出现故障,现在是钱没挣到,挖机也被智邦集团公司扣到仓库,反倒还即将成为被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带着疑问,记者驱车来到重庆市九龙坡区进行了调查采访。

               新购挖掘机  三天两头出故障

    梁端玉告诉记者,他在2012年3月15日到重庆智邦集团公司选购了一台“徐工牌”XE40挖掘机,当天交了2000元订金,后于当月28日再交了8000余元,在3月16日,智邦集团将其旧挖掘机及炮机对换全部拖走(旧挖掘机办理的以旧换新折价成5万元、炮机对换价值2万元+按揭)后,于4月5日梁端玉接到了“徐工牌”XE40新的挖掘机。这台挖掘机花了梁端玉8万元的首付款,其余的20多万为担保公司进行按揭。

    接到新挖机后,梁端玉高高兴兴的开往已经联系好的工地做工。没想到,仅做了38小时,在4月14日,挖掘机出现故障了,“当时炮机不响,机器管声音不对,消声器有响声,挖掘机动作慢也不协调。”梁端玉回忆道,“5月16日,主背缸坏了,行走链条坏了。18日我给公司反映,要求退机,销售部的赵经理称请示后回电话,也一直没下文。”

    6月11日,挖掘机中背缸,油管都坏了;25日,油管又爆了;7月18日,炮机阀坏了,炮机不响,当天修了几个小时后公司维修人员说修好了,结果第二天一开工,一下就又坏了……

    7月28日上午,记者赶往江北区绿地翠谷工地现场采访了当时的工地看护人李某,李某向记者证实道,“确实在7月18日下午梁端玉的挖机坏了,梁端玉通知公司的修理工来修,等了5个小时,晚上11点修理工才到,结果又说工具没带齐,又回去拿了氮气罐,修到凌晨1点才走,走的时候说,可以了。结果第二天开工的时候,才打了2炮,1分钟不到就又坏了。”

               未收到合同  要求退货遭拒绝

    对此,感到非常失望的挖掘机主人梁端玉想找销售公司重庆智邦集团公司退挖掘机,但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并且就在梁端玉购买挖掘机后,还一直没有取得购机合同,只有交费的单子。

    梁端玉称,自己曾多次要求对方将自己的那一份合同给他,但公司却一直以合同要申报到公司,目前还没有批下来为理由,拒绝给梁端玉购机合同。

    梁端玉声称,自己曾拨打挖掘机的生产厂家——徐工集团客服中心400-110-9999热线电话了解情况,但对方要求提供挖掘机主的名字,让梁端玉未料到的是,在多次确认其姓名的情况下,徐工集团的客服人员称,“梁端玉”这个名字没有购买旗下挖掘机。

    感到彻底绝望的梁端玉被逼无奈,在7月23日,将其挖掘机停在重庆智邦集团公司门前,并举着自制的牌子示威,牌子上写着大概为“重庆智邦集团公司销售的徐工挖掘机无法正常使用”的内容。

   “结果我被智邦集团公司冲出来的几十个人强行拦住,并将我的挖掘机硬拖到他们的仓库给扣了下来。”梁端玉无奈地对记者说,“到现在为止,公司也没有给我个说法,反倒因为这几个月我拖欠了按揭款,要去告我。”

                智邦集团称  质量有问题去告

    事情真如梁端玉说讲的那样吗?对此,记者来到重庆市九龙坡区重庆智邦集团公司核实了解情况,该公司一名姓汪的行政总监和一名公司的廖姓副总裁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廖总称,梁端玉购买的挖掘机是以旧换新的方式按揭购买的,在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不是设计问题,客户在使用过程中应该自己保养好。“如果他觉得是质量有问题,他可以去申请鉴定,如果确实有问题,可以去告,我们该退钱就退钱,该赔偿损失就赔偿损失。”

    就梁端玉反映的合同未给本人的事情,汪总和廖总均称,合同已经给了梁端玉,是由担保公司给的。由于梁端玉坚持称没有收到合同,记者询问是担保公司具体哪一个人给的合同,能否让他们对质时,汪总表示,这个都是有记录的,他们的合同涉及商业机密,不便透露。

    此外,就梁端玉反映的徐工集团客户中心不能查到其个人信息的事情,汪总当着记者的面给徐工集团客服中心致电,确实没有梁端玉本人的相关购买信息登记。在几经周折后,担保公司服务部的张部长告诉记者,这个是由于他们的失误,将梁端玉的名字输入错误了,导致其输入梁端玉本人查询不到其信息,梁端“云”可以查到,并且购机的编号都是一样的。

               机主很无奈  我到底该怎么办?

    在记者介入调查采访后,徐工集团总部的客服人员多次致电梁端玉本人,询问其要求。梁端玉感到很无奈,“一,至今没有给我合同;二,挖掘机经常出故障,对此感到很失望;三,销售公司的服务态度让我更加失望;并且还要起诉我拖欠其按揭款。”梁端玉坚持称,要求退款。

    然而,作为一个外地人,面对这样的大企业,我到底该怎么办?

    双方坚定的态度,梁端玉的退款要求能得到实现吗?记者将继续关注。
本篇文章来源于:中国焦点新闻网  http://www.bao-liao.com  原文链接:http://www.bao-liao.com/china_jdxw/?50728.html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