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湖南家族团伙网售枪支 成品千支媲美小型军火库

    2013-12-19 09:45    来源:新华网 http://kuaixunshe.com

警方展示缴获的枪支及配件。
警方展示缴获的枪支及配件。

网络制贩枪支家族覆灭记

逃犯躲在亲戚家中自学组装枪械,网店交易,物流发货……日前,湖南省浏阳市公安局破获公安部督办“6 ·08”特大网络制贩枪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缴获枪支成品1000余支,制枪零件7万余个,“足以媲美一个小型军火库”。

“我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12月13日,在浏阳市看守所,广东东莞某模具加工厂的老板覃某向记者表示,贩卖配件给制贩枪团伙确实能得到较高利润,于是在金钱面前,他纵容自己“一时糊涂”。

“提篮子”的人

浏阳市公安局民警在一次调查中发现,该市北盛镇的田某可能从事非法销售枪支的勾当。

“他不上班,不太出门,在家里就一心扑在网上卖东西。”附近居民向民警反映,田某没上班,每天窝在家里,好像是在网上做“生意”。

“秃鹰,有货,空间有图”、“价格一万,需要东西留下电话” 、“淘宝交易,要的联系”等,这是田某的QQ个性签名,在其QQ空间中,还充斥各式枪支的图片和结构图。

“这已超出枪支爱好者的范围—田某在卖枪。” 办案民警介绍。

通过进一步搜集证据民警确认,田某通过自建的网站和淘宝兜售台版秃鹰系列仿真枪及各种仿真枪的枪管、气阀、主弹簧、过桥、气瓶等配件。

民警介绍,田某是个枪支爱好者,看到朋友任某玩枪,他也心痒痒,后来自己从网上买了一把枪。

在“朋友”的指引下,田某加入枪支爱好者群后,有卖家告诉他“你当我的下级代理的话,我给你的价会更低”。

于是,田某开始“提篮子”,逐渐走上贩卖枪支的道路。

据田某交代,为逃避打击,他申请了多个网络账号和淘宝账号,用来展示枪支,进行交易。

田某既不进货、也不出货,充当上线卖家和下线买家的中间商,他们的行话叫“二级代理”,从中赚取差价。

上线是谁?

他的上线是谁?这些枪支来源于哪里?民警认为,田某的背后,必定隐藏着一个更大的犯罪网络。

经过近一年的细致侦查,警方从田某的活动轨迹、论坛交流等信息中理清了他的关系网,循线追踪挖出了他的上线为新化县的向某井、李某夫妇。

警方进一步侦查证实,向某井夫妇的上线是他们的弟弟向某桥。参与制贩枪支的还包括向某桥的妻子易某、哥哥向某路、母亲刘某媛、大舅子易某男。26岁的向某桥是这个家族式制贩枪支团伙的核心。

向某桥绰号老五,曾因抢夺获刑。2012年3月他获释后,再次抢劫,被怀化警方网上通缉,只能藏在亲戚家中通过上网打发时间。

上网时,向某桥经常浏览枪支论坛,逐渐对枪支着迷。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一个枪支爱好者群,并在里面学会了枪支组装方法,并走上了组装贩卖枪支之路。

向某桥购入一批配件组装成成品枪支网上叫卖,获利不菲。为扩大生意规模,他还把妻子、哥哥都拉下水。

为扩大销量,他还招收代理,做起了枪支批发的生意。

小型枪械库

在新化县城郊结合部的一处偏僻水塘边,易家3层楼房(小舅子的新婚房)外表普通,却整日关门闭户,这处异常的民房,就是这个庞大的家族贩枪网络的重要集散地。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民警对这个窝点进行了清理。屋内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具外,客厅、卧室等处有大量枪支配件,枪托、枪身、枪管,甚至有组装好的成品枪支,还有已经打包准备寄出的配件。

经清点,共在向家和其亲戚家(临时分散寄存)收缴枪支1000余支、铅弹制作工具6件、铅弹4500余发,其他各类配件72种7万余个,俨然一个小型枪械库。

同时,民警还找到了大量用来包装配件的小纸箱、厚厚的一叠收发快递单据。

经全面搜查,共扣押银行卡38张,冒用身份证53张,手提电脑4台,台式3台,汽车2辆。

交易数据显示,向某桥的下线代理、买家有582个,交易量达650笔。向某井夫妇下线买家64个,交易量82笔。一年多来,他们共销售枪支1000余支,非法获利400余万元。

根据调查,这个家族制贩枪团伙的供货商主要包括枪支管材供应商、枪支握把供应商、枪支小部件精度加工商,涉及台湾和大陆的福建、浙江、广东等多个省份,但有些供货商并不知情。

民警介绍,上线加工商将枪支管材直接发至向某桥手中。

下线则由枪支、配件的二、三级代理商和直接买家组成。据专案民警介绍,目前查实,制贩枪团伙的下线遍布全国,“除了西藏、新疆没有发货记录。”

试枪

向某桥交代,他通过网络从上线及各个加工厂购买枪支配件后,自己在家组装成整枪,然后试枪。

这道程序是为了测试枪支的性能。

测试合格的枪支再分拆伪装后发出,“事实上,一般人不具备枪械知识,根本认不出枪支配件。”办案民警介绍,正因为这样,向氏家族的枪支配件才能源源不断地通过快递公司发送至全国各地的下级代理或买家手中。

在向某桥的QQ空间里,同样有大量卖枪信息,甚至每组装一批新枪,他都及时在QQ上公布,吸引买家“抢购”,还必须“先打款”。

不仅在自己的QQ空间宣传,他还通过网络集结大量枪支爱好者,买卖双方不需要见面,在相对封闭的虚拟空间里交流,并在线上交易。

为了扩大销量,他还大量招收代理,销售全部预付款,将贩枪渠道从自己单打独斗变成广泛撒网的多级网络,自己则一门心思造枪。

覆灭

6月8日,在掌握了该团伙的犯罪证据后,专案组决定收网。

6月8日晚,专案组在浏阳北盛镇抓获犯罪嫌疑人田某。然而,新化抓捕组则没那么顺利。

“花了大量时间跟踪,但向某桥夫妇还是在专案组到达前逃跑。”6月8日晚10时许,民警在娄底市某厂矿宿舍楼下发现向某桥驾驶的车辆,但不知具体住址,只晓得向某桥、易某夫妇来投奔表亲刘某。

“车不敢发动,没开空调,窗户也不能完全打开。”办案民警介绍,此时正是一年中气温最高的时候,正值晌午,5名民警就在近50℃的“蒸笼”里潜伏蹲守,厉害的蚊子不时钻了进来。

6月9日10时30分,民警在刘某家将向某桥夫妇抓获。

当晚10时,在新化县城区的狮子山公园,民警将易某夫妻抓获。

7月5日,民警直抵广东省东莞市郊一个模具加工厂将为贩枪团伙加工配件的上线嫌疑人覃某抓获。

向某桥等9人落网后,主犯向某井、李某夫妇仍在逃。

在家族其他成员落网后,两人如惊弓之鸟,非常狡猾警觉,睡觉时,两人轮流守在窗口,看有无陌生车辆、陌生人靠近。

追踪发现,两人去过广西桂林、梧州等地,10月份,经过长期摸排,民警发现向某井夫妇可能潜逃至广东省广宁县,迫于生计,李某重操旧业,在一家酒店KTV当DJ公主。

10月14日上午民警就已经确定他们藏身的出租屋位置、楼层。两小时后,估计夫妻俩已熟睡,专案民警一脚踹开房门,将床上的向某井、李某按住。

随着最后两名主犯落网,这个庞大的家族网络制贩枪团伙覆灭。至此,“6·08”特大网络制贩枪支案全面告破,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彻底切断了一条境外进口、跨境走私、境内通过互联网大范围贩卖的国际制贩枪通道。

 “虽然这些是高压气枪,但其威力绝不可小视,其威力可在15米内击穿两块10厘米厚的木板。”民警说,虽然向氏制贩枪支团伙销售的只是高压气枪,但这些枪支能产生的最大动能已足以伤人,甚至致命,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严重危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规定,国家严格管制枪支。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法律规定持有、制造(包括变造、装配)、买卖、运输、出租、出借枪支。此外,对具有杀伤力的仿真枪在法律上同样视为枪支。

据悉,该案已有9名犯罪嫌疑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另外,一场针对下线买家的缉枪行动正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