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武安:老红军遗孀 老党员 八十二岁老太晚年生活凄凉

    2011-11-10 16:20    来源:快讯社河北 http://kuaixunshe.com

     国际新闻快讯社11月10日河北讯(记者:谢增亮  乔太伟  杨涛)2011年11月6日有网友爆料:武安市西寺庄乡中寨村,有一82岁孤寡残疾老人五天水米未进,几乎饿死家中!

网友爆料:老人五天水米未进,几乎饿死家中!    记者在网上获悉:武安市西寺庄乡中寨村,有一82岁孤寡残疾老人早年参加过村政工作,没有亲生子女,(有一个养子,已经离世)老人留下三万元给养孙,欲使其履行赡养义务!可是养孙得到钱以后,对老人不闻不问,致使老人五天水米未进,几乎饿死家中!有一回,老人因为好几天没吃饭,竟从家中爬到大街去乞讨!有人曾向其养孙交涉,但其养孙态度蛮横无理,拒不履行其义务!这和谐社会,还有没有天理啊,希望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尽快给老人一个安定的生活!


老人家的院大门
 家中见闻:屋内挂毛主席像,电灯不亮,老人生活居住条件简陋。
    一位82岁的孤残老人爬行到大街乞讨是真是假?老人生活状况究竟如何,天气渐冷,老人如何度过寒冷的冬天?11月08日上午记者驱车到西寺庄乡中寨村了解情况,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这位老人的住处,陈旧的房屋,大门顶上刻有“保卫祖国”四个大字和一个大大的五角星;虽然是上午10点,老人的房间还是比较昏暗,拉动屋内的电灯灯也不亮,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尿液的味道,房间左侧靠墙处放着一张单人床,老人就躺在床上,消瘦的脸庞,满脸的皱纹,银白的头发无不显示着老人所经历的沧桑,床上的被褥有些潮湿,不知道已经用了多久,早已被污渍掩盖住了原来的颜色。房屋正中的一张桌子上悬挂着一副毛主席头像画,墙壁上两个镜框里贴着一些黑白照片,有一张胸前戴花的老军人照片放在镜框里的显眼位置。


老人的午饭
村民陈述:丈夫是老红军,老人是老党员,无生育,养有一儿两女。
    西寺庄乡中寨村村民、老人的侄女韩女士告诉记者:老太太的丈夫名叫韩启侠(音译)已逝,是一位老红军,中共党员,老人从部队回到家乡的时候,政府曾经奖励老人一匹高头大马,但是老人随后就将马匹交给了政府。老太太名叫韩纪的,今年82岁,也是一名老党员,以前是村委会的一员,一辈子全心全意为村民服务,村民都亲切的叫她纪大娘,因为是红军家属,又一辈子在村委工作,深受村民的拥戴,威望很高,以前乡领导到村里检查工作,都先到纪大娘家里看望一下这位老党员。

    韩女士的大姐告诉记者:老太太一生没有生育,先后收养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身患重病,自己的生活都需要别人照顾,更别提照顾老太太。二女儿丈夫身体有病,也需要人照顾,家庭也很困难。小儿子已经过世,两个孙子,大孙子韩先生今年44岁,另一个孙子因为家庭困难,至今未成家。


病床上的老人

 乞讨真像:老人由于过于饥饿,自己爬出了家门。
    当谈到网友爆料说老太太从家中爬到大街去乞讨时,韩女士为我们还原了事情的经过:

    2011年11月1日下午3点左右,我(韩女士)正在家里和面准备蒸馒头,隐约听到人喊我的名字,听到有推拉大门的声音,出去查看,这时才听清楚是我姑在喊我(韩女士家与老太太家是邻居),我马上跑到我姑家查看,结果大门从外面被锁住了,我从门缝看到我姑已经爬到大门口了,我一下慌了神,赶紧跑到小萍(老太太孙媳)家叫她拿钥匙开门,进到院子里后老太太正在挣扎着想爬起来,看到当时的情形,你不知道有多可怜,因为老太太腿部去年骨折过,所以根本无法站立,我马上又去找了几个人将老太太抬进屋里,我问我姑为啥爬出去,我姑只能断断续续的说:“没吃饭,饿。”到底多长时间没吃饭,她也记不得了,只是说饿。

    老人赡养:侄女说孙子照顾不周,孙子说自己天天送饭,村支书说此事需调解。

    在今年农历九月二十之前,老人的生活由其二女儿和孙子韩先生轮流5天来照顾,可在九月二十之后二女儿由于脚骨折,没办法来赡养,所以从哪天以后老人的生活一直由老人的孙子孙媳来照顾。侄女韩女士质问韩先生照顾不周,韩先生回应说自己天天给老人送饭。并说对老人由于饥饿从屋内爬出的事情并不知情。

    去年八月初二下午,老太太在门口被一辆摩托车撞倒,腿骨折,对方赔偿了35000元,刚开始钱是在二女儿手里,后来除去照顾老人的日常琐事开销还剩32000又全部交到了老人孙子韩先生的手里,韩女士建议用这笔钱来为老人雇保姆照顾老人的起居生活。孙子韩先生对此保持了沉默。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中寨村的支书,郝支书表示老人由于饥饿从屋内爬出的事情发生后曾去看望过韩老太太,但事发当时他没有在场,说起老太太的家事,郝支书有些无奈,他表示村委会曾经调解过,但没有什么结果。

    后记:老红军、老党员、82岁的老人,晚年生活谁来照顾?
  
    生活富裕了,人民安居乐业了;一位老红军的遗孀、老党员、八十二岁老太,原何晚年生活如此凄凉?这是一个不得不使我们深思的问题! 针对老人的今后生活本杜记者将给予持续关注。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