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史上最牛垒墙队”惊现山东济宁

    2011-03-10 06:10    来源:未知 http://kuaixunshe.com

    “史上最牛垒墙队”惊现山东济宁市中区,这是山东省济宁市政协十一届政协委员、中国致公党党员、济宁市工商联常委姚姚面对记者说过的一句经典名言。为什么会有这句话的存在呢?原因是一起招商本该有两家企业自行解决的纠纷,而街道办、国土、规划、城管、民警、特警、消防轮番上阵,只为一道墙的垒建。


 

 
据了解,201083,山东济宁市中区政府为帮助新招商项目——招商银行青岛分行,由济宁市中区古槐街道办等单位联合执法,把高墙砌到了姚姚投资的“重庆富侨沐足会所”门前。2004年,姚姚在位于潘家大楼西邻的(亚洲大酒店院内)购置了经营房产。由于其所购房产东邻潘家大楼、北临亨得利钟表店,地理位置颇佳。2010年上半年,为支持中区古槐街道办事处的招商工作,姚姚又在所购房产处追加投入100多万元,引入全国知名保健品牌“重庆富侨保健足疗”,借以发展新的事业。在这种背景下,姚姚“重庆富侨保健足疗”的经营项目“自然也被许诺作为其所辖区内招商引资项目受到重点扶持。”事实上,从济宁市中区古槐街道办刘宏志的口中记者得知,在帮助“重庆富侨沐足会所”开业的同时,济宁市中区另一项招商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区与招商银行青岛分行展开了沟通,并期待将其引入中区原亚洲大酒店场地。对此,20106月,古槐街道办事处以原亚洲大酒店场地迁入青岛招商银行济宁分行为借口,向姚姚提出了要求在原公共出入口处垒砌围墙。垒砌围墙方案,仅为姚姚经营用房留出2不到的通道。“‘重庆富侨沐足会所’一直和亨得利钟表店、原亚洲大酒店共用同一院落,同一大门出入。这道墙一旦垒上,会严重影响我方正常经营及消防安全,埋下重大消防隐患。”姚姚对记者说。“除此之外,我家隔壁是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潘家大楼,目前作为济宁市青少年科技图书馆。两家共用一个消防通道,一旦发生火情,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姚姚当时并未予同意此方案的成立,而是“拿出了一套不管从消防还是各方经营来看都不错的方案”。
“但是,政府方面却愈加‘越俎代庖’,一直强硬的‘替银行据理力争’,对我们提出的方案,根本不予理睬!”姚姚气愤地说,“但是,政府方面的工作并没有停止,据一个朋友给我介绍,济宁市中区曾专门就垒墙的事情召开了一次会议,从街道到消防,从国土到规划再到公安,几乎所有部门都参加了。领导表明要协同把墙垒起来。”
为了尽快完成上级交给的招商清障任务,去年8月3日下午两点多,中区古槐路办事处主任李翠玲和一位叫张书记的干部,加之刘宏志等带领20多个办事处人员,突然到“重庆富桥沐足会所”外,在距店门口不到两米处开始砌墙。
“这明显是不合法的,为了自身的合法权益,我和员工出面进行了劝阻!奇怪的是,随后还有民警进入现场,我看到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官就前去打招呼,询问他的姓名并把我的名片和政协委员证递给他,他不接受,也不告知我他的姓名。一直到第二天我才知道,他就是渔山派出所的所长付庆峰。”姚姚回忆当时的场景向记者说。“劝阻无效,现场的民警又不管不问,我只能拨打110。巡警来了以后,向付庆峰所长问了几句话,但是对于我出示的政协委员证也同样是不看,也不询问案情,就在一边观望。”姚姚回忆说,“我实在不知道110是干什么的”。对于姚姚的说法,在知情人向记者提供的视频资料上,记者看到了这一戏剧性的一幕。包括李翠玲、刘宏志等在内的街道干部,还有许多派出所干警,都若无其事的待在现场,或敦促搬砖砌墙、或任由姚姚无力的阻止。而后双方陷入了拉锯战:一边是古槐办事处人员不停地运砖、砌墙;一边是“重庆富侨沐足会所”员工不停地把砌好的墙拆掉。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事态才发生了变化。济宁市中区街道办李翠玲指挥六七个警察闯入姚姚店中,把正在消费的客人驱逐出店。当时姚姚出面阻止的时候,警察说是例行公事检查,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事态并没随着警察的到来而得到有效的控制。在姚姚提供的资料上,记者看到, “大概不到5点的时候,来了一群警察,排成3排,把大门口堵住,不让围观的群众和客人以及工作人员进出。”“5点多一点,又来了4辆警车,停在大门外,一辆特警车开进院子里,在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周华贞和渔山派出所所长付庆峰的指挥下,2名特警实施暴力将我拖离现场,强行押送至越河派出所。”姚姚及其部分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说。
强制中致使姚姚身体3处受伤,在其提供的照片中,清晰显示腿部的瘀伤,“我刚买的一件桑蚕丝的连衣裙都被撕破。”姚姚说。“随后他们又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冲入我经营场所进行非法搜查,强行拆除并扣押了我正常营业当中正在使用的摄像机,监控主机等设备,同时非法搜查员工私人物品,把员工所有衣物甚至钱包全部翻出,其中一位管理人员的手提包被抢去翻查。把我的员工集中在大厅里,恐吓他们不许说话,不许出店门,谁出店门就把谁押走,前来接班的员工也无法进入店内。其他几名员工分别被押送到渔山派出所和红东派出所。”姚姚回忆说。维权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直到今天都让姚姚颇为不解的一个问题是,“到现在我都不理解,为什么我报警,还会被抓呢?难道维权也是错误的吗?”
对此,中区公安局纪委王洪波在接受采访时,则告诉记者说:对于姚姚所表述报警的说法他是认同的,“民警到了之后就对双方进行了劝导,但是会所的员工采用了拆墙等方式,显然是阻挠施工。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才逮捕了他们3名员工。”对于姚姚口中所说的特警抓人,王书记并没有给予明确的说法。而对于姚姚的质疑,根据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纪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找姚姚谈话时的情况了解。调查组在谈话中透露的观点是:之所以强制把姚姚强制送到派出所,是因为姚姚“有违法行为存在了”。并告知姚姚说:“办事处垒的这个墙,你完全不用报警,只需要找城管执法大队就可以了结。”
在谈话中,调查组有关人员明确告诉姚姚,让姚姚不要和济宁市中区古槐街道办垒墙的人员发生冲突,“你只需要找城管执法大队就好了,他们必须得管。你根本不用管垒墙不垒墙的事,我就不相信没有管你这个垒墙的职能部门,我就不相信政府不管,政府要是不管,那说明咱张市长他纵容的。”言谈话语之间明确告诉姚姚,如果相关职能部门不管,第一可以“告古槐街道办”,第二“你要告城管部门”,“去告城管部门行政不作为,而不是去告公安局。”他们说。针对姚姚所质疑的:“为什么给110报警,警察到现场不协调制止?”调查组的说法明显换了另外一种观点,他们的理由是:警察到了现场后,“一看不是打架,就没有管”。“至于砌墙这个事情,公安机关没有权利去制止这个事情。”
事实上,据知情人介绍,也就是在姚姚被抓期间,办事处连夜把墙砌了起来。“当时警察和警车就在现场保护”他们说。
对此,中国商业法研究会副秘书长吴长军的观点是:“街道办在没有出具有关部门审批的规划方案、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进行强制施工,本身已经涉嫌违规建设公共设施。在“重庆富桥沐足会所”通道前砌墙,更是妨碍了该公司的正常经营,涉嫌侵犯了该公司的通行权利。姚姚本身就是一种维权行为。应该得到支持!不抓违法者,反而把维权者抓走,市公安局中区的做法显然有问题。”
实际上,“我们暂且先不从调查组所讨论的这个视角考虑,就从维权者被抓这个事情本身来看,中区公安分局已经涉嫌违法:其一:中区公安分局及渔山派出所未提供任何合法传唤或拘留手续,限制姚姚人身自由,涉嫌违法,应承担相应行政责任和赔偿责任。其二:中区公安分局及渔山派出所等人员未提供任何合法手续,侵入重庆富桥沐足会,涉嫌非法搜查行为,应承担相应行政和赔偿责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委员、国内资深维权律师魏汝久明确表示说。
遗憾的是,这些违法问题被济宁市中区公安局逐一忽略。事实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其核心观点仍然坚持认定:抓人有理,不得不抓的执法思路。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