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河北辛集巴迈隆木业有限公司非法占地八年

    2011-07-06 18:45    来源:中顾法律网 http://kuaixunshe.com

失地村民处境艰难无人管

  近日,接到河北省辛集市辛集开发区郑家庄村十二生产队村民举报,称位于村西的一家企业占了村民耕地200亩左右,占用了八年了,一直都是以600元/亩赔偿的,多年来,多次上告无果,希望媒体能够帮我们呼吁。

  为此,记者于6月11日赶赴该地进行了调查了解。

  企业低价强行征收土地 村民有苦难诉

  沿着307国道驶入郑家庄,记者与举报人联系后,由举报人带领,来到村西南举报中的企业:河北巴迈隆木业有限公司。

河北辛集巴迈隆木业有限公司非法占地八年

  庞大的巴迈隆车间坐落于农田之间,只有东侧是一条宽公路(苍辛过境路)。举报人指着这条路向记者说,“这条路以前也是我们的耕地,修路时被强行以租代征征走,每年租金只有400元。这可都是上好的耕地啊,产量都很可观的,就这样被他们强行占用了。”

  记者在企业附近转了一圈,估算厂区面积将近200亩地。

  看到记者在拍照,几位在巴迈隆木业东南边果园劳作的村民围了过来。

  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地都是以租代征占用的,我们都是强迫的。”

  记者:“怎么强迫的呢?怎么补偿的呢?”

  村民:“我们家被他们占了九亩果园,当初听说一亩地只赔偿600元时,我们都不同意,但是他们连蒙带骗带吓唬地强行把我们的果树都刨了,老百姓委屈顺从,并没人‘闹事’,所以也就没有出现打人的现象。说是刨的果树一颗会赔偿10-30元(水桶粗的果树赔偿30元;细点的最少一棵10元),但是自始至终没给过我们。而一亩地600元的赔偿款,我们所涉及村民大多数都觉得赔偿不合理,自始至终没有领取。”

  听闻记者是来采访巴迈隆木业占用耕地补偿问题的,另外几个村民们围住记者,纷纷向记者表述他们也是郑家庄村十二队的,巴迈隆木业占用的就有他们家的地。并争先恐后向记者说出心中的不满,“每亩地600元的补偿金太低了,没了地我们的生存都快成问题了。”

河北辛集巴迈隆木业有限公司非法占地八年

  一位中年汉子向记者较为详细的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端倪,“征地时大概是2004年,那时棒子都一人高了,大队上说这里要建厂子,要占我们200亩地。这些地里有果树,有玉米,全部都是基本农田。所作出的赔偿为一亩地600元/年,养老保险、安置在就业啥的都没有。耕地上附着物,果树一棵一次性赔偿10-30元;玉米每亩地一次性赔偿600元。当时我们就觉得太低,600块钱一年够干啥?所以,我们都不干。但是村支书在村里很‘霸’,在他的带领下,以及镇里、市里的协助下强行把我们的果树刨了;即将收获的玉米也给摧毁了。强行占地后,大队上也不给我们签订书面协议啥的,他们挨家挨户让去领那一亩地600元的补偿款,说是一次领取十年的。补偿款太少了,很多村民至今都没去领。”

  村干部以不正当方式蛊惑 部分补偿金至今未兑现

  当记者询问村民,既然租地,有没有书面协议时,村民说:“没有,啥书面的都没有。只是每年大队上通知该去领钱了。领钱的村民都会在他们(大队)的册子上签上名,用以代表钱已经领了。只有这单方面的书面材料,还是由他们掌握着。”

  另一位知情村民向记者透露道了村干部如何游说村民的“伎俩”: “哄”,在征地初期,村干部单独挨家挨户地通知,每亩地600元,另外还告诉村民,你家地里没房子,也给上报了一套房子,这样就能多拿到一些钱,很多村民认为自己占到便宜,就领了十年的补偿金。“骗”,村干部找到村民说,谁谁谁,人家都领钱了,就差你们家和谁谁家三四户了,再不领就不给了啊,以此方式又有些村民领取了补偿金。“吓”,村干部甚至还威胁村民,说地是政府的,政府说要用,你们必须交出来,和政府作对,没好果子吃,急了一分钱没有!一些胆小的村民也领了补偿金。

  只有部分对此不服的村民以不领补偿金而对抗占地。虽然土地的补偿金基本兑现,但是果树、农作物的赔偿却迟迟没有兑现。

河北辛集巴迈隆木业有限公司非法占地八年

  随后,这位知情村民又指出,该厂起初征“基本农田”名义上报国土资源局,遭到拒绝后,但仍旧占用了土地,然后又联手国土资源局,把200亩基本农田上报了200亩林地才获批准的。

  随后记者扮作意欲寻找建厂用地的商人,来到巴迈隆木业门口,向门卫询问了占地的“规则”,门卫室的值班人这样告诉记者的,“占地不用去看村民是否同意,只要相中哪块地了,去开发区区委会说一下就行了,目前耕地价格为一亩地一年两三千元左右吧。”

  记者:“您这里的地是耕地不?多少钱一亩租的啊?是不是给正规手续呢?”

  门卫:“我们占的有耕地,有果园。我们租的早,便宜点。手续开发区里都会给。”

  记者:“是哪里的出具手续呢?是不是正规的手续呢?”

  门卫:“开发区出具的手续。开发区说你合法就合法了。等有机会了,会帮你补办正规手续的。我们这里的手续都是后补的,没事的。” 据村民所介绍,2006年经国家发改委审核、河北省政府批准设立了河北辛集经济开发区,原本隶属于新垒头镇的郑家庄村、扒营村、摇头村等五个村也都属于开发区所管辖了。

  失地农民多年维权无果 上访反被威胁

  记者:“你们是否向政府部门反映过?”“岂止是反映过,我们还组织了一些代表去省里上访过呢。到了受访处时,我们叙述出事情后,受访人员承诺将会严查此事,他们要先了解一下,让我们第二天再去。但是第二天后,我们去了之后,话锋就转变了‘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你们别闹了,又不是说一分钱都不给你们……’等我们出来后,发现我们那里政府的车早在门外等候多时了。在受到一番‘警告’之后,我们只得无奈的回去。”随后几次上访,村民都会在途中被拦截。“为什么到了上访地后,第一天承诺的好好的,第二天就会转变话锋呢?为什么我们地方政府会知道我们去上访了呢?”村民们也都百思不得其解。失地农民的出路在哪里?企业非法占地八年,失地农民权益谁来管?希望河北省辛集市的相关部门能尽快对河北巴迈隆木业有限公司非法占地一事做出调查处理,还郑家庄村民合法权益。(记者 马辉 报道)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