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数十名村民联合签名举报当地强征毁苗等事件

    2012-06-12 19:23    来源:中国土地网 http://kuaixunshe.com
一个“上访村”的治理难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郭芳|河南报道

  5月30日,在河南新乡市辉县的一个宾馆房间里,胡桥乡三小营村的十多位村民排了长长一队向《中国经济周刊》讲述发生在他们村的“那些事”。这群人中,包括三小营村原来的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及村委委员。

  “那些事”都绕不开一个人——杨晓明,也是三小营村的村民。2008年下半年,他作为乡政府驻三小营村工作组组长回村,开始了他的“驻村”工作。

  3年多来,当地村民对他的举报不断,但均无果而终。

  毁苗之争

  ?胡桥乡三小营村地处河南省辉县市(县级市)西南城乡接合部,全村共有2700多人,以家具加工、养殖和种植业为主。因为官民关系紧张,上访不断,那里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最难治理的乡村之一。

  村民张海根被认为很“难搞”,在过去的3年里,他生活的主要重心是辗转于各个信访部门上访告状。

  他曾因到北京上访,被辉县截访的工作人员领回辉县公安局,被拘留了10天。放出来后,他继续上告。“已经告了3年了,也差不多倾家荡产了。”张海根很无奈。

  事情缘起于他的承包地被强行收回,地上的附着物被强行摧毁。

  2009年初,张海根承包了村集体的19.62亩地,种小麦。后听人说培育苗木更赚钱,经三小营村村委会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李冬玲的同意,他割掉了5亩的小麦,种上了3.5万株苗木。

  “但第二天半夜,便被杨晓明派人拔了个精光,树苗最终被他派人纵火烧死。”张海根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说,两个月后,他又在19.62亩地里全部种上了玉米,“玉米苗出土那么高时,又被杨晓明派人全部毁掉,并全部没收了我的承包地。”

  他强调说,自己从未拖欠租金,也没有违反租赁合同的任何规定,“他的做法非常野蛮。”

  但胡桥乡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工作人员杨玉中不这么认为。根据杨玉中的解释:张海根的承包地是因为即将在那里修高速公路而被列入征收范围,“他为了得到更多的赔偿,就把小麦全割了,种上了杨树苗木。”而杨晓明是为了避免国家、集体的损失,才将他的苗木给毁了。

  张海根很气愤,“他简直在胡说八道。”他说,他并没有将麦子全割了,只割了5亩,他更没想过是为了更多的国家赔偿,只想着苗木比小麦的经济价值更高。

  “要修高速公路只是一个传说,他告状都已经告了3年多了,高速公路一点影子也没有呢。”村民刘海也认为这种说法很荒谬。

  如今,张海根原来的承租地已经易主,种的还是玉米。在承租地的附近,则种满了树苗,在张海根的苗木被毁掉后不久,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苗木基地。杨玉中的说法已经解释不通。

  张海根不服,一直上访。为了安抚张海根,胡桥乡政府跟张海根签了一纸协议:乡政府照顾性给他解决7万元,3年之内分3批支付,前提是,张海根保证不得以任何理由到任何部门反映问题,否则退还7万元并承担违约责任。

  当然,7万元与他被毁掉的庄稼和苗木损失还差很多,但在《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张海根还很担心自己接受采访的行为造成“违约”,而致一分钱也拿不到。

  举报信读了一小时

  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三小营村原党支部书记郭清宝向《中国经济周刊》宣读了一份长长的由数十名党员联合签名的举报信,时长达一小时。他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向不同人宣读过。

  2011年11月,一家企业与三小营村洽谈在村里办一个加油站的事宜,该项目获批,辉县市国土资源局给批了10亩地。而杨晓明和李冬玲以办加油站为由,将10亩扩大为26亩。10户被强征的村民中,6户签了字,而剩下的16亩地上的4户村民拒绝签署协议。于是,这16亩地上的全部麦苗被连夜毁掉,土地上被填满了砖块垃圾。如今,那里已经围起了围墙强行施工。

  老党员刘运长不知何故被停发了生活补助。他曾是三小营村的老村长,立过三等功,当年属于“光荣退出一线”。退下的时候,三小营村的党支部委员会还给他出了一个证明:待遇问题按乡政府关于老干部退出一线的规定执行。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享受老干部的待遇,每月获一定金额的补助,从每月150元涨到每月300元。“但他不知好歹,要求涨到600元。”杨玉中说,他没资格拿这个钱,停发他的补助是纪检委的决定。

  刘运长于是不停上访,在此压力之下,杨晓明给刘打了一个借条。“领导说,一直上访影响不好,我只好自己拿钱化解这个事情。”

  上访以及不断上访成为了这个村庄村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应对村民们的上访及不断上访则成为了当地政府的治理难题。

  “谁去就告谁”VS“告也告不倒”

  村民关于杨晓明的指控远不止这些,有意思的是,几乎所有的村文件或决定上均无杨晓明的签名,但几乎所有的村民均将矛头指向了杨晓明。他们认为,他一人操纵了他们整个村庄的事务,独断专行,现任的村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李冬玲不过是他的“传声器”。

  胡桥乡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坦承,杨晓明的工作方法确实存在问题,简单、粗暴,“但他的出发点是好的,都是为了把工作做好。”

  杨晓明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承认,“这个村确实没治理好”。据他称,他也曾向乡里提出过辞职,乡里也曾考虑过派其他人去。“但谁去都不行,谁去告谁。”

  郭清宝是改革开放之后三小营村在任时间最长的党支部书记,从1996年上任,到2005年换届选举退下。

  之后,从2005年到2008年短短3年间,“换了5任书记,最短的干了一个月,被轰了下来。”杨玉中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杨晓明才被派驻三小营村的。

  于是,从2008年至2011年这3年期间,三小营村党支部书记一职一直空缺,而在2005年至2011年长达6年的时间里,三小营村也一直没有村委会主任。直至2011年下半年换届选举,李冬玲同时兼任村主任和党支部书记,她的堂弟李海云任会计,另一表亲侯志国任党支部副书记。村民们对这一班子成员构成颇多非议。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