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甘肃康县二十余户农民征地款被“缩水”截留

    2012-10-19 21:28    来源:快讯社甘肃 http://kuaixunshe.com
 
本社记者深入青林沟村搞实地调查。摄影:通讯员左发军


被征地农民向记者倾倒他们一腔苦水。摄影:通讯员左发军 
      
 
     国际新闻快讯社10月19 日甘肃讯(特派记者 王晖 通讯员 左发军)康县是一个什么地方?康县,地处陕、甘、川三省交界,是甘肃省国家级四十八个贫困县之一,所处地理位置偏僻,真可谓千年所言“山高皇帝远”。
   
    2011年4月,一条兰州至成都的输油气管道工程将途经康县境内王坝乡青林沟村,因工程建设征用二十余户农民土地后,康县政府却不能遵守承诺如期付给农民征地款,在一推再拖之后,又巧立名目声称要为当地群众修建王坝乡至云台镇乡村道路,将当初规定的征用农民土地补偿标准大幅度“缩水”截留,由此引发上演了一场政府与被征地农民争夺利益的闹剧。部分农民因拒不服从政府中途大额度截留征地补偿款,在一再提出抗议和使用暴力后,有少数农民均被轻重不同的行政拘留。面对政府强压态势,被征地农民迫于生存本能,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合法利益,而是多次到县上反映问题。
  
    在县级有关部门多次上访无效,他们就选出代表前往陇南市、甚至省城上访。至于他们后来寻求媒体帮助,可以说他们完全是处于万般无奈,当然也是他们最后一线希望。
  
    当记者看到青林沟村被征地农民的联名求助信后,对他们所反映的问题感到实在无法置信。2012年9月29日,记者历经数小时的颠簸来到青林沟村,见证了二十余户农民求助信字里行间的辛酸和泪水。
  
    青林沟村,也许因一条漫长的大山沟而得名。这里农民土地稀少,生存艰难。过去唯一能让他们父辈赖以生存的就是那些零零星星的土地。这些年来,村里年轻小伙,因微薄的土地只能让他们勉强维生。为能改变命运,也能象其它地方的人一样住上宽敞明亮的砖房,娶上称心如意的妻子,他们只能外出打工。而对年迈的老人来说,土地便是他们的命根子,如果一旦让他们没有土地可耕,就等于让他们自灭。如今土地被征用,政府却又不能如期、如数付给他们补偿款,就等于把他们逼上了悬崖。
  
    兰州至成都输油气管道工程建设征地工作一开始,康县人民政府就于2011年4月15日下发了标题为《兰成输油气管道建设土地征用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通知》的33号文件,其文件明确规定:川坝地征用补偿标准为每亩二万八千元,山旱地征用补偿标准为每亩二万六千元。文件对农民的经济林、用材林征用补偿标准也作了具体的规定。
   
    征用土地开始时,康县国土资源局和王坝乡政府的领导及驻村官员,不但召集青林沟村被征地农民开会宣读了文件规定,还向被征地农民郑重表态说,他们一定会按照康县政府33号文件精神,严格执行补偿标准。对于被征地农民关心的什么时间能发放征地款,当时官员们一再承诺,土地征收完毕、工程开工时会全部付到被征地农民手中。当初,青林沟村被征地农民对康县政府规定的补偿标准尽管有些意见,但最终还是积极接受了。
  
    然而,土地被征后,工程建设如期开工并进行了多日,农民关心的征地款却被政府抛之一边。被征地农民见补偿款迟迟拿不到手。就上下奔波找县政府相关部门及乡政府。官员们却一改当初的承诺,一再推诿此事。被征地农民为能尽快拿到补偿款,就自发组织起来阻挡工程施工,希望以此引起官员重视,早日获得问题的解决。面对被征地农民的过激行为,工程建设方和县国土资源局、王坝乡的官员及村干部迫不得已出面了。他们给农民写下一份《保证书》并共同签名,承诺一定在2011年9月31日前将所有款项付给被征地农民。
  
     谁料,官员们在保证书承诺的期限内,不但没有付给被征地农民补偿款,又一改当初的文件规定,将征地款不论是川坝地,还是山旱地,每亩均下降到一万元,并把修建王坝乡至云台镇的乡村道路征地补偿标准扯在了同一个事上。使得一些不知内情的上级领导和外界人士搞不明白是政府在瞎搞,还是农民在无理取闹。
       
    康县政府和王坝乡两级官员如此出尔反尔、一再不守诚信的做法激起了被征地农民的强烈不满,纷纷表示不予接受。他们在跟政府讨要说法、多次要求面见县上主管领导却被拒之门外。为了拿到属于自己家的补偿款,他们只好再次自发组织起来,阻挡工程施工、甚至县上领导视察工作的车辆。在这场官民对峙的交锋中,县上领导滥用职权,不惜动用警力,将几个农民以严重影响了工程正常秩序,分别给予不同期限的行政拘留。
  
    当地政府在“杀一儆百”之后,发现一些农民果然变得“老实”了,便安排乡村干部趁机上门,采取恐吓、哄骗等方式,要被征地农民无条件接受他们的补偿标准。有农民没文化,村上领导便亲自为其在同意领款的清单上替笔签字。对于少数被征地农民,乡村干部给他们表态,只要积极签字和不参与“闹事”,就给全家办理低保。对于后来大部分拒不签字的农民,乡财政所不由分说按每亩一万元补偿标准逐一打入各户惠农卡。政府如此类似“强奸”的做法,越加激怒了大部分被征地农民对政府的仇视情绪。
   
    在青林沟村,记者见到了被征地农民杨万宏、杨万武、谈义林等多个被征地农民。杨万宏对记者讲,2011年底,他们盼望的补偿款,在一等再等之后,突然接到乡政府的通知,要将征地补偿款一下子降低成一万元,当时他们对政府如此一反一复的做法非常愤怒。他们三人曾于今年二月代表二十余户被征地农民,先后到省纪委信访办、陇南市纪委信访办反映此事,两级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不能越级,必须回康县纪委信访办反映问题。他们只好回到康县找纪委信访办并递交了材料,接待他们的领导让他们先回家,表态随后会把材料转交给相关领导。而至今被征地农民始终没有得到康县纪检监察部门的任何答复。
  
   10月15日,记者拨通了康县国土资源局的电话,接电话的人称自己姓贾,是办公室一般工作人员。对于青林沟村农民征地补偿款被“缩水”截留一事,他接听完电话几小时后,给记者回电话并于次日通过电子邮箱,发给记者一个扫描的康县政府文件。记者看到该文件下发时间是2011年4月7日,文序是29号,标题是《康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双石公路拓宽改造工程拆迁占补偿标准及资金兑付办法的通知》,文中所涉及的工程拆迁补偿标准是每亩一万元。这份文件,与康县政府2011年4月15日下发的33号文件对照,从两份文件的文序到标题,再到发文时间和文件内容,应该说不是同一个建设项目和同一种用途的征地,彼此应该毫不相干。
  
    对于康县国土资源局发给记者的这一情况说明,有农民对此一针见血地说,康县政府这种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把一塘清水搅混,意在让上级领导和媒体记者产生错觉,误认为是农民在胡搅蛮缠。
  
    康县国土资源局把一份似乎是同一件事、之间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征地补偿标准的文件发给记者,是想证明他们发给被征地农民每亩一万元是有文件的。由此更加明显的暴露了康县政府对自己随意降低征用农民土地补偿标准、截留农民征地款的严重问题。
   
   有关康县政府损害群众利益、违背中央领导旨意的违规违纪行为何时得以纠正?青林沟村被征地农民何时拿到补偿款?本社记者将密切关注,随时作出后续报道。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