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陕西三原县政府“白条”拖垮一宾馆,18万元欠款无法收回

    2011-12-16 17:45    来源:西部廉政监督网 http://kuaixunshe.com

                      (上图为宾馆老板谢述容捧着欠条,欲哭无泪)

   谢述容从手提包里拿出几个分装整齐的文件袋,掏出里面成摞的欠条,分堆摆在桌子上。“这是县政府办签的224张票,这是县委组织部的。”她指着发黄卷边的欠条满脸愁容地说。就是这包欠条,让她和丈夫宋映光经营了近8年的宾馆关门了。
  
  说起这件事,谢述容的情绪还是久久不能平静。1998年12月,谢述容夫妇从四川绵阳老家到三原县创业,在南关村承包了一家宾馆。经过半年的装修,占地17余亩,拥有56间客房,近百个停车位的秦原宾馆正式营业了。在当时的三原县,谢述容这家集住宿、餐饮、娱乐、休闲为一体的宾馆不论设施还是服务都是数一数二的。
  
  据谢述容讲述,宾馆开业不久,因县政府招待所拆迁,有关负责人找到她丈夫宋映光,希望他们能帮助安置一部分职工,并商量定点合作的事项。“我们是外省来的,什么事都要依靠政府,能有这样的合作关系,求之不得啊!”谢述容说。就这样,秦原宾馆安置了原政府招待所包括服务员、锅炉工在内的18名员工。从那以后,县政府的大小会议、接待也就顺理成章放在了秦原宾馆。
  
  一开始,这样的合作关系带给谢述容夫妇不少经济收益,宾馆门前每天车水马龙,生意十分兴隆。谢述容说:“那时候,我们一年缴纳23万税款,曾是当地的第一纳税大户,还拿过税务部门的银牌呢。”县政府对会议、吃饭签字的结账也以一两个月为周期,准时结账。可打2002年开始,县政府的结账周期便一拖再拖。
  
  “我们服务行业,资金流转必须跟上,平时采购食材、宾馆设施的维护更新,哪一项都要现金支付。”谢述容算了笔账:“我们跟承包商签订了10年的合同,第一年承包费7万元,以后逐年递涨。光一个月包厨和职工工资两项,就要开销4.5万元。到2004年,县政府各部门的累计欠款达到170多万元。”欠款要不回来,宾馆的经营慢慢就出现了问题,不少职工也在这个时候离职了。为了应对危机,谢述容夫妇卖掉了县里的一院房子。“筹到10.3万元,才勉强撑过了这一年。2005年,因为实在拿不出钱,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年底还有员工跑到劳动部门反映情况。于是,谢述容向银行贷款40万元,支付了所有拖欠的职工工资。2006年6月,秦原宾馆停业了。当财务部门把汇总的账务放在谢述容面前的时候,她差点崩溃了。各种催债的找上门来,好几天,她连门都出不了。风波渐渐平息后,她和丈夫便走上了讨账的道路。2006年10月,谢述容夫妇第一次走进县政府办交涉。当时签字的主任已调离工作岗位,时任主任以自己新上任不熟悉情况为由,将事情推至第二年。
  
  2007年,经过谢述容夫妇多次上门交涉,负责人只承认一张有政府盖章的欠单,报销了,剩下的拒不负责。谢述容说:“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腊月27,主任跟我说,饭不是他吃的,谁签的字让我找谁去。然后就让保安很不客气地把我‘请’出了门外。”
  
  “能免则免,能要则要。到现在,政府相关部门还欠账18万多元。”谢述容说。由于贷款无法按期归还,担保人雷重阳的房子被法院扣押。三原县法院对谢述容夫妇进行了强制追讨,因无力偿还2010年8月谢述容还被收审过半个月时间。
  
  记者从一大摞账单中发现,欠账单位从县委组织部、县政府办公室、县编制办到司法局、公安局、车管所、县市政处不一而足。签单人不是单位的一把手就是办公室主任。谢述容的丈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为了讨债,他把鞋都跑烂了,可到最后钱还是要不齐。原来的签单人有的退休,有的荣升,有的调走,而单位领导又改换频繁,后任不理前任账,致使欠账拖欠至今。
  
  记者到三原县县政府了解此事,办公室一姓王的副主任接待了记者。他说:“办公室主任已换了几任了,以前办公室主任签的字,调离时没有移交手续,具体咋办还要请示现任领导。”县委组织部办公室一领导承认组织部欠秦原宾馆4万多元账款一事,答应每年只能还2000元。就是说,4万多元的欠款要20年才能还清。(本报记者:宫玺峰  刘楠)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