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最后一位飞虎队员逝世纯系炒作:不会开飞机

    2014-09-27 11:01    来源:观察者网 http://kuaixunshe.com

近来,随着一则媒体消息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报道称,最后一名“飞虎队员”龙启明病危,其子称龙启明医疗费无着落。9月25日,中国新闻网重庆也转载了这则消息。此前观察者网也有报道各类媒体口中的“抗战老兵”,指出“刺杀伪武汉市长”,“官至少将的抗战老兵”等报道与事实有偏差,并曾刊发评论《谁在消费抗战老兵》。

值得关注的是,近来媒体上各种“老兵”消息频频出现,从“抗战老兵”到“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层出不穷。此前就爆出男子购买旧军装煽动老兵上街集会以牟利的新闻。在各类老兵中,“抗战老兵”尤其众多,惨烈的抗日战争容易勾起国人的同情心,而已覆灭的前政权则可以传达复杂的政治信息。但是据热心民众考证,绝大部分所谓“抗战老兵”都是媒体所制造出来的噱头,各类历史信息经不起推敲。

媒体炒作“最后一位飞虎队员”龙启明 老同事熊少硕证明他不是飞虎队员

被媒体炒作为“最后一位飞虎队员”的龙启明老人年轻时的照片

所谓最后一名“飞虎队员”龙启明的报道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后,其家人收到社会各界的捐款与慰问品无数,目前宣称“不再接受捐款,呼吁社会各界关爱老兵”。针对媒体的炒作,微博网友@辟谣与真相 列出了一系列与新闻报道不同的信息。龙启明在住院期间相关治疗费用全数减免,不存在“医疗费无着落”。 1、他早享离休处级待遇医药费可全报;2、真飞虎队员彭嘉衡及中航同事熊少硕称:“他尽胡说!”“建国初因贪污被降职的龙根本不是飞虎队员。”而网友@斯图卡98 则列出了一系列的制服照片对比,指出龙启明虽然是机组人员,但并非隶属于当时的空军。

媒体炒作“最后一位飞虎队员”龙启明 老同事熊少硕证明他不是飞虎队员

同时期国民党空军制服,可以看出龙启明的制服上帽徽、胸章、臂章、领章都与军装完全不同

真正的飞虎队员胡嘉衡与龙启明之前的同事熊少硕,他们都表示龙启明并不是媒体所谓的最后“飞虎队员”。其中1940年8月加入中国航空公司机航组,曾参与过“驼峰航线”的报务员,参与两航起义飞回祖国的熊少硕更是写出了声明。

媒体炒作“最后一位飞虎队员”龙启明 老同事熊少硕证明他不是飞虎队员

参加两航起义的报务员,龙启明的老同事熊少硕老先生

5月17日,熊少硕看到成都一家报纸转载了关于龙启明的报道,他一看完,心中很不平静,就拿笔颤抖着写下如下的字句:

熊少硕老人指出,报道有关龙启明以及何永道为当年的飞虎队员,绝非真实。某报转载报道:据悉,当年的飞虎队员早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现在仍生存者全球仅14人,其中两人系中国人,一位是侨居新加坡的前新加坡航空公司总工程师何永道,另一位则是龙启明老人。

熊老先生认为报道很不妥当,“影响恶劣”,在国外的一些老同事得知后也认为“不合适”,熊老于是打电话到报社、省委统战部反映情况。7月3日,熊少硕老人又做了如下补充:

一、 龙启明根本就不是飞虎队员之一。二、 一九四二年底或一九四三年初进中国航空公司任飞行报务员,根本就不会驾驶飞机。三、 他没有中国民航发的两航起义人员证,所以亦非两航起义人员,更不是北飞起义回国的……

熊老先生表示:不论何时何地,都应该诚恳对人,不要搞些虚假的言论,以免社会上产生坏影响。总之,人生一世,难免没犯错误机会,但有些错误是令人不能原谅的。

写完,熊老便拿出自己珍藏的鲜红的“两航起义人员证明书”。编号:0928;颁发单位:中国民用航空总局;颁发日期:1981年9月10日。“参加了两航起义的人都有这张证明。”熊老说。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指出,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先于其他战场开战,当抗日战争打的如火如荼时,其他各主要国家并未投入战争。而被称作“飞虎队”的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实际上是当时的中国政府花高价从美国雇请的“雇佣兵”,主要人员为美国人。而据真正的飞虎队员胡嘉衡回忆,飞虎队中虽然也有中国飞行员,但人数非常稀少,1944年与他同批从美国接受培训归来的仅有18人。这些名字都有据可查,媒体所宣传的“最后一位飞虎队老兵”龙启明并非其中之一。胡嘉衡表示,龙启明并不是空军飞行员,也没有驾驶过轰炸机、战斗机等作战飞机,而是一位民航机的报务员。而胡嘉衡老先生的儿子则非常不满媒体的报道,表示:“我老爸还活着,他怎么成唯一健在了?”

媒体炒作“最后一位飞虎队员”龙启明 老同事熊少硕证明他不是飞虎队员

真正的飞虎队员胡嘉衡老先生与老伴

据采访胡嘉衡老先生的消息,飞虎队老兵已是日渐凋零,但是老战友们经常聚会,比如天津飞虎队员何其忱,就与胡嘉衡老先生之间一直有走动。胡老先生表示:(老战友)远的有美国的,香港的,台湾的。现在人老不方便了就只能打电话,每个月电话费三四百,全用在说话上了。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指出,媒体舆论报道老兵新闻,引导全社会关注那些为民族复兴事业做出贡献的老兵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以虚假捏造的事迹夹带着特定目的来进行宣传,则是极大地侮辱了那些已经牺牲的英烈与依然存世的老兵。

龙启明的老同事熊少硕老先生对媒体炒作“最后一位飞虎队员”这一事件总结道:“我的内心也有一些坏的东西,一个人几十年,不可能样样都对,就看主要的错误犯没犯。我们经历过很多苦的东西,现在就不要给自己涂脂抹粉了,不然会臭得不行。连自己的历史也要编一套,哎,真是要不得。”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