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萨科齐政治阵营被指设计陷害卡恩

    2011-11-28 15:32    来源:新京报 http://kuaixunshe.com

    27日,据媒体披露,记者艾伯斯坦根据调查线索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卡恩“性侵案”可能是被设计陷害的,并且萨科齐所在“人民运动联盟”可能牵涉在内。

最新出版的《纽约书评》刊登了记者艾伯斯坦的文章,文章中提出卡恩在今年5月14日性侵“纽约”酒店女服务员迪亚洛一案中诸多疑点。

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一个观点是,卡恩的手机在丢失前,疑似被黑客入侵,并且信息被法国总统萨科齐一方获得。而卡恩在性侵案发生前,是最有可能挑战萨科齐连任总统的反对党人选,但是性侵案后卡恩辞去总裁职位,放弃竞选总统,政治前途几近被毁。

但戏剧性的是性侵指控最终却因原告涉嫌伪造证词被撤销,卡恩被判无罪,因此艾伯斯坦更加质疑此案或涉及政治阴谋。而且卡恩律师也坚称性行为是自愿的而非强迫的。

艾伯斯坦通过调查卡恩入住酒店的电子门牌记录、监控录像和通话记录,指出卡恩案件的5个疑点。

26日,“人民运动联盟”总书记克普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其“十分荒谬”。但是卡恩的律师泰勒则称,不能排除因政治动机卡恩被人设计陷害的可能。

卡恩“性侵案”五疑点

疑点1

卡恩手机或被入侵

卡恩丢失的“IMF黑莓”,是一部公务手机,但他也常用这部手机进行私人联络。

据几位卡恩密友透露,在性侵案前几天,卡恩收到一条短消息,是萨科齐“人民运动联盟”某研究员发来的,提醒他用黑莓手机给妻子发出的至少一封私人邮件,已出现在“人民运动联盟”办公室。据悉,此前巴黎外交界人士也曾提醒卡恩有人可能会以丑闻的形式对他进行抹黑。卡恩似乎也对手机产生疑心。

并且性侵案发生那天早上10:07,卡恩在索菲特酒店给妻子打电话说,在回到巴黎后会找专家检查黑莓手机。卡恩原定于当天下午4点多搭乘飞机返回巴黎。

疑点 2

卡恩手机神秘失踪

“性侵案”当天,据卡恩房间电子门牌记录显示,涉嫌性侵对象女服务员迪亚洛在12:06进入了卡恩总统套房,并于12:13离开房间。“性侵”就发生在这几分钟内。随后据电话记录显示,12:13卡恩在和女儿卡米勒的通话中说自己可能会晚些赴约。

大约在14:15卡恩与女儿用餐完毕离开餐馆,而就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他发现“IMF黑莓”不见了。他马上用另一部手机给女儿卡米勒打电话,让她回饭店找,但是没有找到。

之后据GPRS记录显示,卡恩的手机在当天12:51就被关机停用了,而那时他正和女儿在餐馆吃饭。之后调查人员一直没找到这个手机,但是艾伯斯坦据电信记录了解到,这个手机在本月初曾经开机使用过,而且信号显示手机仍在索菲特酒店。

因此是谁得到这个手机成为一个谜团,重要的是卡恩不能去追查手机是否被入侵,更不能证明性侵信息被谁截获。

疑点 3

酒店老板是萨科齐前助手

大约在12:30到13:00这段时间,迪亚洛告诉主管自己被卡恩性侵了。但是就在大约13时,酒店安全专家约翰·希汉被叫到酒店,这家酒店隶属于酒店业巨头法国雅高集团。

希汉在赶来的路上,打了一个电话。艾伯斯坦暗示,希汉很可能是和酒店老板雷尼·库里进行电话交流。库里曾是萨科齐最亲密的助手之一,曾担任内政部长。并且在成为酒店老板之前,库里还在法国警察部门工作,与安格·曼西尼关系不错,而曼西尼如今是萨科齐的情报主管。

希汉在纽约打电话时,库里正在巴黎观看法国决赛,并且正好在萨科齐的包厢里。不过库里否认自己曾提前获得有关性侵案的消息。

疑点 4

酒店侍应生协助警方诱捕

当卡恩驱车赶往肯尼迪机场的路上,他一直在找丢失的黑莓手机。那时他还没意识到在索菲特酒店所发生的戏剧性变化,在15:29他甚至还打电话回酒店询问手机下落。

13分钟后,酒店侍应生给卡恩回电话,假意告诉他手机找到了,并问他需要把手机送到什么地方。此前这名侍应生已经被警察问话。

不知情的卡恩甚至告诉侍应生自己的准确登机地点和飞机起飞时间。而警察马上飞奔机场,抢在起飞前将卡恩逮捕。

疑点 5

神秘男子庆祝卡恩被捕

艾伯斯坦披露的另一重要疑点就是,性侵案后酒店中发生了什么。被性侵服务员迪亚洛在笔录中提到,她在卡恩套房所在楼层,只进入了卡恩房间,没在进入其他房间。但是监控记录显示,她在性侵案件发生之后和之前都曾到过2820房间,这个房间和卡恩房间在同一层。

之后索菲特酒店一直拒绝提供2820房间的住客身份,所以没有人知道迪亚洛进入这个房间时,是否有人在那里。

并且当警察赶到酒店时,酒店总工程师布莱恩·伊尔伍德正在倾听迪亚洛诉说“遭遇”。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神秘男人来到了伊尔伍德身旁,他们互相击掌似乎很熟,甚至还好像做出了跳舞庆祝的动作,持续了大约3分钟左右。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